联系我们 每日签到 发展基金 致游客信 注册加入 郝氏家园 郝氏论坛 首页

新人报到寻根问祖郝氏要闻文学天地书画神韵电脑数码生活百事网站建设字辈汇总郝姓名人电子竞技影视天地开心乐园郝姓家谱郝氏实业情感驿站美图共赏音乐星空

“长安画派”郝光书画欣赏

    作者:郝圣先  浏览次数:5304  发表于:2011/6/20 21:33  [ ]
点击查看大图
郝光作品
点击查看大图
郝光书画

[p=30, 2, center] 郝光作品:花鸟[/p]

  1959年,郝光生于西安。西安古称长安,是我国黄河流域古代文明的重要发源地之一,与雅典、罗马、开罗并称为世界四大古都。这座我国建都最早、历时最长的古城,距今已有3000多年的历史。俗话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郝光生活成长在这个文化底蕴颇为浓厚的古城,身上自然也少不了一份独特的文人气质。

  不仅西安的环境,就连西安的画家对郝光的影响也同样举足轻重,尤其是“长安画派”。建国初,西安或寄居在西安一带的画家赵望云、石鲁、何海霞、方济从、康师尧、刘文西等人,一反清末民国年间中国画坛摹古不化之风,大胆走向生活,大量写生创作,给当时颇为沉闷的中国画注入了新感觉,形成了陕北风味的特殊画风,也因此成为了中国画现代画派之一。郝光一直很认同“长安画派”的口号“一手伸向传统,一手伸向生活”。所以,他的视野似乎总要比那些苦行僧般只晓得埋头画画的人更为宽阔,他的画作中的构图也似乎比一般从事花鸟画创作的人更为大气,尤其是他的用色,更具有中国文人画雅而不俗的气质。

  除了西北人的激情、直率的性格,郝光一直很在意画中的意境。他直言,中国画最吸引他的就是其注重写意、写趣、写神,再通过这些而达到“写我”,也就是表现自我的这种特质。对郝光启发极大的齐白石的作品就是典范。除了在表现技巧方面有独到之处外,耐人寻味的意境正是其作品不朽的原因。老舍曾请齐白石作画,并要求以查初白诗句“蛙声十里出山泉”为题。老人为此思考了数日,最终,创作出了我们现在见到的作品。画面以淋漓的水墨画出了山峦映衬的山涧,乱石中清泉涌出,六尾蝌蚪摇曳着尾巴顺流而下。作品除了使人自然地联想到清泉潺潺,流水将至十里之外,还由六尾活泼的蝌蚪自然地联想到了在山涧里生活着无数青蛙。由山泉和蝌蚪便联想起青蛙和蛙声,联想中蛙声又伴随着山泉的水流声组成动人的交响曲。这样以虚写实的佳作中体现的正是中国画深邃的意境,也是郝光所希望在自己的绘画中达到的高度,欣赏他的花鸟画作,往往使人有一种清澈幽雅、身临其境的自然之美,仿佛迈步在春光明媚的百花园里。
兴趣·成就

  其实,郝光并不像许多师出名门的画家一样从小就生活在中国画的水墨里,幼年的他像很多普通孩子一样生活,如果非要说些略见绘画潜质的端倪,郝光说,那也无非是自小喜欢信手涂鸦。真正对于绘画感兴趣,其实是得益于小学美术老师的一次夸奖和同学们羡慕的眼光。

  当年正值毛主席号召大家向雷锋同志学习10周年,老师以此为题留了一个像命题作文一样的绘画作业,而那个写着优秀的小美术本发回来之后,郝光至今还记得在那个小小的美术作业本上,老师那个分外显眼的“优”。绘画成绩一直很好的他受到了老师的当众表扬,至此以后,每次美术作业郝光都画得格外起劲儿,此外,他还被肩负起了班级每期黑板报的绘画工作,现在想来,正是那时候几张并不尽善尽美的图画和那块总是被同学称赞的黑板报,成就了郝光绘画的兴趣与梦想。

  但是,对于中国画的喜爱和潜心研究,还是郝光上了大学之后的事情。1977年高中毕业的郝光工作没满半年就迎来了第一次恢复高考这样的好时机,当时,他兴致勃勃地报考了西安美术学院,并以优异的成绩如愿以偿地进入了西安美术学院工艺美术系,开始了自己真正的美术绘画人生。

  郝光说,自己的绘画梦也要感谢父母的支持。如今,在郝光的作品中,经常能够让人感觉到这是一个忘记丑恶与纷争的世界,徜徉其中,同样能感受到郝光的家庭带给他带来的影响。

  出生于三年困难时期的郝光少年时代又正好经历了十年动乱,但社会的动荡和生活的贫穷却几乎并没有在他的心灵上留下疤痕,这全得益于父母对他无微不至的关心和爱护。郝光是家里的独子,在国家困难时期,郝光的父母总是将细粮留给他们正在长身体的儿子,自己则是粗食淡饭地打发日子。由于母亲没有工作,一家三口全靠父亲一月50多元的工资维持生活,但为了郝光的求学和工作,他们总是倾其所有。后来,郝光每次举办画展,总要给父母留两张门票,想让父母和他一起感受成功的喜悦。现在,虽然二老都已故去,但他们曾给予郝光的那种深厚无私的爱,却深深地植根在了郝光的血脉之中,并溶解在他的作品里,化成了一种热情、明朗、率真、醇厚的情感力量,感染着每―位欣赏作品的人。

  仔细揣摩郝光画中的花鸟鱼虫,会发现它们无不用孩童般天真而单纯的目光注视画外,决不会因观赏者的到来而受到惊扰。郝光说,自己偏爱写生,虽然学习中国画大多要从临摹入手,而且跋山涉水既艰苦又耗费时间和体力,但是,只有到实地写生才能使作品带有独特的自我面貌。为此,郝光走访过很多地方,在这一点上和李苦禅先生不谋而合。

  郝光提到,被称为“黄土画派”代表的刘文西先生,他的作品之所以能生动到震撼人心的地步,不是没有缘由的。他近80次到陕北写生,十几年的春节都是在老乡家度过,几千张农民的肖像和上万张速写才成就了他独特的自我风格。这就像梵高的作品《吃土豆的人》一样,那样的双手是只有在一起生活过的画家才描绘得出的一种生活的真实和力量。
  所以,作为学院派画家,现任教于母校西安美术学院装饰绘画专业的郝光教授除了教学工作之余,每天下午和晚上大多都在自己的“静庐”(画室)潜心创作,有时在山间,有时在家中。在一本画册中,郝光写下了这样的文字:“做教师,需不断进取、锲而不舍、为人师表;搞创作,要感悟传统、立足现在、创造未来。”而郝光的老师,西安美术学院教授、著名美术评论家邵养德先生在《凤凰涅磐》文中则写到:“郝光年富力强,红光满面,浑身散发着东方艺术的‘灵光’,他的艺术风格醇厚、稳健、含蓄、婉约,不哗众取宠,不玩弄笔墨,不媚俗讨好,不邀功请赏!他一意孤行,只走自己的‘独木桥’,他向传统回归而不冲击市场,相信艺术的本质深深扎根于传统之中。”

发表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