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每日签到 发展基金 致游客信 注册加入 郝氏家园 郝氏论坛 首页

新人报到寻根问祖郝氏要闻文学天地书画神韵电脑数码生活百事网站建设字辈汇总郝姓名人电子竞技影视天地开心乐园郝姓家谱郝氏实业情感驿站美图共赏音乐星空

郝懿行《证俗文》"东齐"方言考

    作者:郝治年  浏览次数:4364  发表于:2017/2/7 20:32  [ ]
郝懿行《证俗文》“东齐”方言考

清郝懿行(1757—1825年),字恂九,号兰皋,山东栖霞人,乾嘉时期著名儒学家,长于名物训诂和考据之学,其《尔雅义疏》为世所重。与大多数雅学大家不同的是,郝懿行对俗语语料也比较关注,且研究成就斐然,《证俗文》即这方面的代表作,但这部俗语词辞书一直以来很少被人提及,影响不大。对它的价值,刘叶秋认为它“超过《通俗编》,较《恒言录》亦胜一筹,和他的《尔雅义疏》、《山海经笺疏》可以媲美”。姜聿华更认为这“是清人此类著作中价值最高的一部”。只是因为“晚出”,以致“流布不广,清以来著作很少有论及者”。
《证俗文》是郝懿行治经时的零星札记,“近六七年来,遇有所得,用纸札记,藏弆遂多……集而录之”。共计十九卷,大致按内容性质分卷,每卷由若干条目组成,内容涉及饮食、称谓、岁时、典故、字词俗语、远方异域之语词等。其中第十七卷主要收录方言词语,仿照扬雄《方言》的行文体例,或考证它们意义、通行地域的变化,或梳理其语源及沿革,大多信而有征。其他卷次也记载了一些方言词条,标明的方言点几乎遍及全国,如:关东、吴、京师、河南、金陵、扬州、关中、江南、秦晋之交、吴越之间、青州、汝南、燕代、河北等,除了没有明确通行地域的“今俗、俗呼、今呼”等以外,尤以作者家乡山东胶东半岛出现频率最高。这些地点在书中称为:东齐、余乡、登莱、即墨、福山、莱阳、海上(人)、东方(人)等,尤以“东齐”最多见。
山东在古代属于齐国,而胶东半岛又在山东的东部,所以郝氏在称引胶东方言材料时,往往笼统地称为东齐。有时也称登莱,登莱是清代的登州和莱州两府的合称,下辖今福山、蓬莱、龙口(黄县)、栖霞、招远、莱阳、莱西、文登、荣成、海阳、平度、即墨、莱州(掖县)、昌邑、高密等县市,即今胶东半岛,与“东齐”所指地域基本一致。其方言大致相当于钱曾怡在《山东方言的分区》中所说的东区东莱片。我们以出现频率最高的“东齐”作为此方言片的代表名称。因为郝氏是栖霞人,他所说的海上人、东方人应该指的也是胶东半岛的海边一带的人。
在我们搜集到的42条“东齐”语中,经过与今山东东区东莱片方言一一对照比较,发现它们的演变大致呈现两种不同的情形:一是今东莱片方言仍然用这个词语,并且与郝氏所载意义基本相合。
二是今东莱片方言一般的交际场合已不见使用,或暂不可考,但有些在邻近的鲁中地区如淄博、济南等地仍见使用。当然,因为清代尚未进行全面的方言调查,郝懿行只是依据自己的知识来判断词语的方言归属
地,因此,他认为某个词在某个方言中使用,并不排除别的方言区也使用的可能性,未必一定只属于这个方言。如:《卷四·母》:“母……今东齐人称母曰妈妈。”认定“妈妈”是东齐语,其实《玉篇》、《广雅》中都用“母”来解释“妈”,未说明通行地域。可见至少在魏晋南北朝时期“妈妈”就应该是通语里的词了。其他的还有“舅舅”、“公公”、“没有”等。

今东莱片方言仍然使用,并且意义与郝氏所载大体相合的词语。其中有些已发展成普通话中的词语。
1.卷一·餱:“今东齐人食粥面熬大麦为之。俗云焦面。”今天胶东的老年人仍然有吃“焦面”的,即把大麦烘焦后磨成面粉,用开水搅拌食用,与郝氏所
载相同。
2.卷一·饼:“以麦面蒸,圆而髙者曰馒头,一曰波波,或曰磨磨。案,此说非也。磨磨,南北通名耳。
今唯东齐人曰波波。”今天胶东人仍普遍把馒头叫做[p迹瓠迹荩音同“波波”,一般写作“饽饽”。“磨磨”在胶东不见使用。
3.卷三·床:“其杠……秦晋之间谓之杠。
案:今东齐呼杠声如邦。”今胶东仍然把床杠叫做“床邦[pa牵玻保矗荨薄
4.卷三·箸:“所以盛箸者,今谓之笼。案:东齐语也。”今天胶东地区称盛筷子的器具为“筷子笼”。
5.卷三·杷:“故东齐农谚曰:叉捌扫帚。其无齿捌,今谓之木杴。《玉篇》:杴,锹属。”今天胶东农家仍然有“叉把扫帚”的农谚,泛
指农村场上碾压谷物时用的小型农具。方言中“捌”、“把”同音。无齿的木杷也仍然叫做“木锨”,“杴”同“锨”。
6.卷三·犂:“今东齐呼耜下铁叶为犂,犂下铁刺土者为鑱。”今胶东农村虽不用耜了,但把用来翻土的农具叫做“犁”,犁前头刺土的尖端叫“鑱”或“鑱头”。
7.卷四·母:“母……亦谓之妈。案:俗读若马平声。今东齐人称母曰妈妈。”今天,“妈妈”已成为全国通用的普通话,不惟胶东如此称呼。
8.卷四· 舅姑:“今东齐亦称舅姑为公公媻媻。”关于“媻媻”,郝氏在《卷四·妣》中解释过:
“《说文》:媻,奢也。徐铉曰:俗作婆。《博雅》:老媪也。”如此,则“媻媻”即“婆婆”。今天不仅胶东,全国大部分地方都把“舅姑”(丈夫的父母)称作“公公婆婆”。
9.卷四·婚姻:“今东齐亦谓妻为家里。”今天胶东地区的老年人,尤其是文化水平不是很高的,仍然把妻子称为“家里”(一般用于叙称)。
10.卷四·子女:“崽者,子也……湘沅之间谓之崽。案:今东齐言是子亦曰者崽儿,读如厮。东齐谓之子。声如宰。案:今东齐呼小儿曰崽子,如郭音宰。”
今天胶东地区称呼小男孩为“小厮”或“小崽儿”、“小崽子”,“崽”、“宰”同音,与郝氏所载正同。只不过后两个称呼略带贬义。
11.卷四·舅甥:“东齐曰舅舅。”
今天,“舅舅”已成为全国通用的普通话,不惟胶东如此称呼。
12.卷六·乾没:“没,尽也。今东齐人谓无为没,亦曰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