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每日签到 发展基金 致游客信 注册加入 郝氏家园 郝氏论坛 首页

新人报到寻根问祖郝氏要闻文学天地书画神韵电脑数码生活百事网站建设字辈汇总郝姓名人电子竞技影视天地开心乐园郝姓家谱郝氏实业情感驿站美图共赏音乐星空

祝贺陕西郝明森荣获中国散文全国二等奖(附原文)

    作者:郝成松  浏览次数:1005  发表于:2017/6/21 08:56  [ ]
大 舅

郝明森

在我的印象中,大舅是个令人敬畏的人,不苟言笑,常一脸严肃状,让人不敢亲近,即使是现在与他老人家同桌吃饭喝酒,我也总是唯唯喏喏,小心翼翼,生怕有一言不慎,遭他老人家喝斥。
图片
土地刚下户时,大舅正值盛年,也正是他人生的顶峰时期。大舅是方圆数十里闻名的“掌墨师”,木工技术精湛。那个时候,解决了肚子问题的人们,有了一些余钱剩米之后,大都盘算添置家具、修房造屋。于是木匠成了很热门的行业,村里无所事事的小伙子,多数投身到大舅门下,拜师学艺。每次出门,大舅总是板着脸,背着双手,走在前面。后面背背篓、提斧头、拿锯子的总有十数人之众,就连乡长书记下乡,身边也只有三两个随从,见状也只有望而兴叹,自愧不如。
图片
至今我还记得,那年五月我们家修堂屋,自然也是大舅的“掌墨师”。小孩们喜欢凑热闹的,大舅在干活时候身前身后总是围着许多穿开档裤和放学回来的孩子,碍手碍脚不说,且斧凿利器,木屑飞舞,容易伤人。说实在话,我也很喜欢玩弄那从刨子刨出来的弯曲的木花,喜欢那方的、尖的木块,更喜欢手工钻一圈圈的荡过去又摇回来的那种胜似拉“麻老虎”的感觉。母亲折下一根长长的树枝,挥舞着,吓唬着,于是大伙一哄而散,但稍不留神,又溜了回来,依然我行我素,常常不是弄断了钻头,就是砍缺了斧子,这令大舅颇为头疼,尽管暴跳如雷,双脚直跳,但也无济于事。
图片
母亲私下告诉我,大舅虽然小学毕业,但也看过“鲁班书”是有法术的,所以他怕东西是万万动不得的。我也曾悄悄地把这个秘密告诉了伙伴们,但大家都不以为然。一天放学回家,见大舅坐在案板上,脸上露出少有的笑容,一幅慈眉善目的样子。他招手让我过去,我战战兢兢地走了过去,他从口袋里抓出一把炒黄豆,放在案板上,用斧头一粒粒地切成两半,放了几粒到我的嘴里,让我尝尝香不香,自己也抓了一把放进嘴里,津津有味地嚼着。那情景,让旁边看着的伙伴们流口水。不一会儿,我们正在吃饭,听见外面一片号啕大哭,出来一看,原来是伙伴们都一个个回家炒了黄豆,拿来用斧头切了吃,一不小心,切破了手指。母亲则乘机说:“说你们师爷会法术,还不相信,看你们的手还敢不敢……”。大舅瞪圆双眼,拿起斧头,往上面吹两口气,“澎”一声,砍在案板上。至此,大家对大舅看过“鲁班书”会法术的事深认不疑。以后他干活的时候,我们总是远远地围观,没有人敢去动他的家伙。
图片
一转眼两个多月过去,堂层也终于修好了,父亲请善看风水的姑父择了一个黄道吉日上大梁。那天是阳光灿烂的日子,远亲近邻们有的提一捆白菜,有的找一袋包谷或大米,还有的背一背篓洋芋赶来祝贺。我们全家都沉浸在一种幸福的喜悦之中。母亲红光满面,忙前忙后地张罗着招呼客人。中午一点钟,吉时到了,在一片鞭炮声中,大梁被悬空而起,横架在堂屋正中的墙垛上。大舅高高地站在墙上,右手提斧头,左手执墨斗,咳嗽几声清了清嗓子,开始唱到:“太阳出来喜洋洋,张家请我修华堂,华堂修起四面方,银子用箩筐装,华堂修起四只角,银子拿撮箕撮……”末了,又是一阵鞭炮。“请问主家有没有?”围观的人们轰然应到“有……!”“有就有!现过手!”父亲连忙毕恭毕敬地献上八包香烟一个红包。上梁仪式完毕之后,便是坐席吃饭。那天,大舅喝得大醉,从红包里抽出五元钱硬塞给我,只可惜,一转眼便被父亲悄悄把我喊到一边要了回去。
图片
其实大舅并不十分贪财,虽然大件活计都需要有红包利市,也都随主家心意,封多少随意。但对于过分吝啬小气的人,大舅自有他的一套方法,还是那年十月,我堂兄结婚,请大舅做新床,封了一个厚厚的红包,打开一看,却是十三张一毛和三张一分的。大舅自然心里十分窝火,表面却不动声色,照样把活计做完。新婚那夜,新房里传出“嘎吱嘎吱”的怪响,还时快时慢地变换着节奏,声音之大,连间隔几间屋都可以听见。次日清晨,堂哥堂嫂面对亲友,一脸的尴尬和难为情。可堂哥怎么鼓捣那张床也无济于事,用力推它纹丝不动,没有一声响,可人一睡上去,一动就会发出响声。思前想后,堂哥总算明白了其中的奥妙,重新封了一个红包,请大舅来看,大舅提起斧子。“嘡嘡”在四个床脚各敲几下,好了。自此之后,堂哥和大舅成了对头,见面不说话,老死都不相往来。
图片
如今,人们修房造屋也多以钢筋水泥为主,木工活计也少了起来,家具也多图方便,到家俱店里去买。但大舅对斧头凿子和螺丝钉组合固定的家俱 嗤之以鼻,说那太笨重蛮实。我家需添置家俱,还是请他老人家来做,虽然样式古朴笨拙了些,但经久耐用,且实在,至少也给大舅的木工技术予以肯定,若干年后说不定还是件文物。
(原文载《2011我最喜爱的散文》大众文艺出版社)

发表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