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每日签到 发展基金 致游客信 注册加入 郝氏家园 郝氏论坛 首页

新人报到寻根问祖郝氏要闻文学天地书画神韵电脑数码生活百事网站建设字辈汇总郝姓名人电子竞技影视天地开心乐园郝姓家谱郝氏实业情感驿站美图共赏音乐星空

张克侠与郝鹏举

    作者:莱州郝公  浏览次数:227  发表于:2018/10/5 15:49  [ ]
1945年12月,日本无条件投降不久,解放战争开始之时。根据安排,张国恩先到国民党军第六路军一师师长、中共特别党员乜庭宾那里,由乜庭宾引见张克侠,减少不必要的麻烦。之所以派张国恩,是因为张国恩有国民党军第六路军谍报参谋的证件,并对国民党军西北军情况知之较多。张国恩的正式身份是鲁南前线国军工作部参谋。

张国恩通过乜庭宾,很快按“正规程序”见到了国民党军第三十三集团军副司令张克侠。

张克侠问:“是乜庭宾叫你来的吗?”

张国恩连忙将乜庭宾的亲笔信递给了张克侠,说:“乜师长向张副总座致敬问候!”

张克侠点了点头,看完信后,问:“还有一封信是谁写来的?”

张国恩从怀中取出陈毅的信,双手呈上。

张克侠接过信,边看边露出意外和吃惊的表情,同时摆手示意随从副官退下,压低声音问:“你是什么人?”

张国恩如实介绍了自己的情况。张克侠脸上露出了笑容,连声说:“欢迎,欢迎!欢迎张同志!谢谢陈毅同志!你回去见到陈毅同志,请代我向他致以敬意和问候。同时,你回去后,请尽快报告陈毅同志,就说我有重要情况和意见向陈毅军长当面汇报和请示,请陈毅军长本人或派重要干部与我见面。会见的时间和地点可由乜庭宾联系。”

张国恩连声答应,表示回去后立即向陈军长报告。事后,张国恩回忆说:“第一次见到张克侠,觉得张克侠面庞清瘦,穿着一身不合体的军服。”俗话说,心宽体胖。张克侠如此清瘦,也从一个侧面反映出了卧底敌营的艰辛!

陈毅接到张国恩的报告后,立即派解放军山东野战军参谋长宋时轮和鲁南区党城工部部长王少庸从津浦前线指挥部赶往国民党军第六路军一师师部驻地,听取张克侠的意见。1945年12月31日,宋时轮和王少庸在张国恩的带领下,顺利抵达乜庭宾师部。

不多时,张克侠和三十三集团军第七十七军军长何其沣也赶到了乜庭宾师部。双方密谈了六七个小时,直到凌晨2点钟才结束。这次谈话的内容,事后证实,是张克侠和何基沣向宋时轮提出建议,利用三十三集团军总司令冯治安保存实力、不愿打内战的心理,由张克侠、何基沣劝说他按兵不动,与国民党淮海绥靖公署长官、第六路军总司令郝鹏举一起滞留于现有阵地,让国民党中央嫡系、国民党军第十九集团军总司令陈大庆单独北进。然后,让解放军集中兵力消灭陈大庆部,冯治安、郝鹏举立即向徐州退却,解放军乘胜追击,造成包围徐州态势。

1946年1月4日晚上,陈毅亲自和郝鹏举进行了会谈,劝说郝鹏举退出内战举行战场起义。郝鹏举表示一定率部起义。但消息不慎被泄露出去,第三战区司令长官顾祝同大为惊恐,冯治安也搞不清楚其中的详情,于是,他们派张克侠到郝鹏举那儿探听虚实。

其实,张克侠是知道内情的。因此,张克侠到达徐州后,一边装着探听消息,一边寻探其他消息。在国民党军徐州行营,张克侠看到一份密件,内容有二:一是将部队重新编组,三十三集团军改为第三绥靖区,将郝鹏举的第六路军划归第三绥靖区指挥。至于为什么这样做,密电解释说,是按照蒋介石的指示,把改编和未改编的伪军全部解决,以应对全国舆论要求惩办汉奸的强烈呼声;二是关于进攻解放区的作战部署。张克侠看到后,随手抄了一份,准备送给陈毅。

1月7日,张克侠赶到台儿庄郝鹏举部驻地。他在与郝鹏举交谈中,故意将蒋介石下令解散伪军的消息透露给郝鹏举。郝鹏举一听,吓得面如死灰。原来曾干过伪军的郝鹏举认为自己已经改为国军的番号了,汉奸这个罪名不会加到自己的头上,现在一听张克侠这么一说,便把蒋介石的嫡系部队经常敲诈他们,还骂他们是“汉奸部队”的事告诉张克侠。

张克侠借机又“火上加油”地说:“蒋介石对你郝鹏举恨透了,必欲将你置于死地而后快。”

郝鹏举听了此言,竟咽咽哭了起来,边哭边说:“我离开西北军后,在胡宗南部当过参谋长,可是胡宗南要杀我,实在不得已才投靠了汪精卫。”

张克侠说:“你的出路只有一条了。”

郝鹏举心知肚明,说:“陈军长已派人来联系过了,今天晚上再见一次面,相谈具体细节。”

“太好了,这是你一生前途的关键时刻,一定要当机立断,决不能犹豫不决。”张克侠边敦促他边想,手头上正有一份情报要送给陈毅呢,于是又说:“今晚一定要去!我陪你一同去。”

对于这天晚上的会谈情况,张克侠在回忆录中作了如下叙述:

……这时参谋人员纷纷向我探听蒋介石徐州部队番号及指挥官的姓名,我便从口袋中取出蒋的密件抄件吟给他们听。他们说来不及记录,要求我把文件借给他们看看。我说:“这就是带给你们的。”郝鹏举在旁边看见,忙说:“这可是无价之宝啊!” ……

在多方通力协作下,郝鹏举在台儿庄起义了。不过,郝鹏举是个反复无常的家伙,一年后又叛变了革命,最后被解放军活捉。

发表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