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上海美貌女星成洋人革命二奶 组织安排还发复员费

已有 1679 次阅读  2011-01-07 19:05

上海美貌女星成洋人革命二奶 组织安排还发复员费

 <IMG title="上海美貌女星成洋人革命二奶 组织安排还发复员费" name=image_operate_95081294382777656 alt="上海美貌女星成洋人革命二奶 组织安排还发复员费" src="http://static11.photo.sina.com.cn/middle/6a8f0aceg993bf96b84ba&690" width=690 height=445 real_src="http://static11.photo.sina.com.cn/middle/6a8f0aceg993bf96b84ba&690">

——以革命的名义給洋钦差准备二奶

 

 

    提到李德,很多学过中共党史的人都很熟悉,他受共产国际的指派来到中国,他的独断专行和教条主义的军事指挥给早期的红军造成看很大伤害。1973年,早就回到故乡民主德国(东德)的他出版了他的回忆录《中国纪事》一书。在中国前后7年的经历和对以往的评判以及对万里之外中国妻儿的思念成了他晚年挥之不去的记忆。

 

李丽莲

 

    李德一共有两任中国妻子。刚到瑞金时李德以为跟他所参加过的军队一样可以随便找到随军女人,但红军中没有。而且苏区也没有妓女,这令他苦恼万分。情急之下他提出苏维埃政府必须提供一位女性陪睡,当时主政的博古不好反驳,就以组织名义出面,一番说服教育之后女战士萧月华就成了李德的妻子。抵达延安之后李德又看中了跟江青一道来自上海的演员李丽莲并一起生活,直到1939年突然被调回苏联。因李德移情别恋,萧月华曾找到毛泽东哭诉,毛说:“博古对李德言听计从,要什么给什么。要女人就把你送给了他,才造成这样的不幸。”并研究后批准了萧的离婚请求。

 

    话虽是这样说,但为洋钦差提供“临时夫人”的现象并没有停止。如果说李德还属于正式婚姻的话,另一种“临时性伴侣”的特殊方式就连形式上的婚姻都免除了。

 

    2006年,一位在延安工作过的老革命沈容先生的作品《红色记忆》出版,书中披露的很多以往不为人知的红色延安的历史片段。其中谈到了一种以革命的名义为来自共产国际的洋大人们提供“临时夫人”的现象。书中说道有两位在延安工作的苏联人,要求组织给他们找两位“临时夫人”,但只限他们在延安期间有效。结果他们每人如愿以偿地得到了一位“如夫人”。当他们完成使命回国时,两位临时的“如夫人”也完成了他们的神圣使命。组织上还给每位富有自我牺牲精神的“如夫人”发了“复员费”。大有旧时休书中“两不相渉,听凭改嫁”的豪爽。

 

    到过延安的弗拉基米洛夫所著的《延安日记》也曾提到毛泽东曾经问他是否需要一个“伴侣”。连日本共产党鼎鼎大名的野板参三在延安时也得到了一位“临时夫人”,这名叫庄涛的女子能说流利的日语。有庄涛陪伴时,野坂参三在延安优哉游哉,乐不思蜀。自然赞成“衣不如新”。而当与老妻重逢时,野坂又信奉“人不如故”了,庄涛此时就成了被退回娘家的弃妇。野坂参三早已将话向庄涛挑明:我们的恋情是没有结果的,你不过是红色延安为我找来的“临时夫人”、“性伴侣”......这些以革命的名义被组织“征用”的可伶女子毫无婚姻自由的,一旦被组织选中就只能成为当权者讨好洋钦差的礼物任由洋人蹂躏。她们的角色连真正的小妾都不如,洋钦差在享受了异域风情的性的快感离去之后,留给这些女子的却是难以言说的窘迫和尴尬,负面影响和苦痛伴随了她们一生。就连付出后得到的一点“复员费”也成了同伴之间打趣请客的由头。

 

 

 

 

 <IMG title="上海美貌女星成洋人革命二奶 组织安排还发复员费" name=image_operate_95081294382777656 alt="上海美貌女星成洋人革命二奶 组织安排还发复员费" src="http://static11.photo.sina.com.cn/middle/6a8f0aceg993bf96b84ba&690" width=690 height=445 real_src="http://static11.photo.sina.com.cn/middle/6a8f0aceg993bf96b84ba&690">

——以革命的名义給洋钦差准备二奶

 

 

    提到李德,很多学过中共党史的人都很熟悉,他受共产国际的指派来到中国,他的独断专行和教条主义的军事指挥给早期的红军造成看很大伤害。1973年,早就回到故乡民主德国(东德)的他出版了他的回忆录《中国纪事》一书。在中国前后7年的经历和对以往的评判以及对万里之外中国妻儿的思念成了他晚年挥之不去的记忆。

 

李丽莲

 

    李德一共有两任中国妻子。刚到瑞金时李德以为跟他所参加过的军队一样可以随便找到随军女人,但红军中没有。而且苏区也没有妓女,这令他苦恼万分。情急之下他提出苏维埃政府必须提供一位女性陪睡,当时主政的博古不好反驳,就以组织名义出面,一番说服教育之后女战士萧月华就成了李德的妻子。抵达延安之后李德又看中了跟江青一道来自上海的演员李丽莲并一起生活,直到1939年突然被调回苏联。因李德移情别恋,萧月华曾找到毛泽东哭诉,毛说:“博古对李德言听计从,要什么给什么。要女人就把你送给了他,才造成这样的不幸。”并研究后批准了萧的离婚请求。

 

    话虽是这样说,但为洋钦差提供“临时夫人”的现象并没有停止。如果说李德还属于正式婚姻的话,另一种“临时性伴侣”的特殊方式就连形式上的婚姻都免除了。

 

    2006年,一位在延安工作过的老革命沈容先生的作品《红色记忆》出版,书中披露的很多以往不为人知的红色延安的历史片段。其中谈到了一种以革命的名义为来自共产国际的洋大人们提供“临时夫人”的现象。书中说道有两位在延安工作的苏联人,要求组织给他们找两位“临时夫人”,但只限他们在延安期间有效。结果他们每人如愿以偿地得到了一位“如夫人”。当他们完成使命回国时,两位临时的“如夫人”也完成了他们的神圣使命。组织上还给每位富有自我牺牲精神的“如夫人”发了“复员费”。大有旧时休书中“两不相渉,听凭改嫁”的豪爽。

 

    到过延安的弗拉基米洛夫所著的《延安日记》也曾提到毛泽东曾经问他是否需要一个“伴侣”。连日本共产党鼎鼎大名的野板参三在延安时也得到了一位“临时夫人”,这名叫庄涛的女子能说流利的日语。有庄涛陪伴时,野坂参三在延安优哉游哉,乐不思蜀。自然赞成“衣不如新”。而当与老妻重逢时,野坂又信奉“人不如故”了,庄涛此时就成了被退回娘家的弃妇。野坂参三早已将话向庄涛挑明:我们的恋情是没有结果的,你不过是红色延安为我找来的“临时夫人”、“性伴侣”......这些以革命的名义被组织“征用”的可伶女子毫无婚姻自由的,一旦被组织选中就只能成为当权者讨好洋钦差的礼物任由洋人蹂躏。她们的角色连真正的小妾都不如,洋钦差在享受了异域风情的性的快感离去之后,留给这些女子的却是难以言说的窘迫和尴尬,负面影响和苦痛伴随了她们一生。就连付出后得到的一点“复员费”也成了同伴之间打趣请客的由头。

 

 

 

 

分享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