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每日签到 发展基金 致游客信 注册加入 郝氏家园 郝氏论坛 首页

新人报到寻根问祖郝氏要闻文学天地书画神韵电脑数码生活百事网站建设字辈汇总郝姓名人电子竞技影视天地开心乐园郝姓家谱郝氏实业情感驿站美图共赏音乐星空

郝伦:“献血状元”的人生苦旅

    作者:郝圣先  浏览次数:3958  发表于:2012/9/24 20:52  [ ]
  北京小伙子郝伦的人生骄傲,便是他身上曾为献血被扎过的197个针眼,在过去的15年里,他献全血10600毫升,成分血144个治疗量,如果将他所献过的成分血换算成全血,那么在15年里,这个有些腼腆的北京男孩,累计献血125800毫升,相当于28个成年人的全部血量。
  这个曾获颁全国无偿献血金奖的男孩,其实还有另一面令人心酸的人生。因为献血,他曾经有近八年时间处于失业状态,因为献血,至今没有女孩愿意与34岁的他交往,因为献血,他曾遭遇奚落,遭遇不理解,一个人孤独面对无奈与彷徨。
  血能救命
  郝伦的身高超过一米八的大个,头发剪到紧贴头皮,但说起话来却轻声细语。34岁的他正值壮年,惟一的娱乐却是像北京的老人们一样吃过饭出去遛弯;这个老“献血状元”今年已经参加过几十次活动,但是说话时眼神不会直视对方,显得很羞赧。
  其实,郝伦小时候和其他小孩子一样,怕针,用他的话说,就是“针扎进皮肤的时候浑身起鸡皮疙瘩。”但14岁时的家庭变故改变了郝伦的人生轨迹。他的的二伯父罹患癌症,最后一段日子一直在靠输血维持生命。“血能救命”,这四个字刻进了郝伦的生命。
  郝伦仍然非常清楚地记着他第一次献血的时间、地点和献血量:1997年6月21日,在北京公主坟的采血车上献了200毫升。当时,每周三和周六,在西单和公主坟都有采血车接待无偿献血人员,腼腆的郝伦总是在车前徘徊不敢走过去,事后却为此后悔不已。
  就在那一天,一位心细的医生发现了这个犹豫不决的年轻人,鼓励他上了车。郝伦没有想到,这一献,就坚持了15年,12万毫升。但当时,兴奋至极的他竟然不敢把事情告诉父母,回家后把获赠的献血纪念币埋在花盆里,证书就藏在床底下,睡觉时才拿出来欣赏一番。
  后来,郝伦的献血证越来越多。在1999年,21岁的他获得了“献血状元”的荣誉称号。如今,他仍然坚持每14天献一次成分血——这几乎是献成分血的最小间隔时间。
  那些从血管里缓缓流出的血液也为他带来了诸多的荣誉。“第四块‘无偿献血奉献奖金质奖章’正在申报当中。”郝伦说到这个的时候言语中透露出自豪。除了4块金质奖章,他还获得过全国无偿献血促进奖、北京红十字会颁发的“博爱奖章”等,当然,还有厚厚的一摞无偿献血证书。但他从来不敢把这些荣誉和父母分享,“他们并不赞成我这样频繁地献血。”
  2001年,郝伦从一次关爱艾滋病患者的活动中了解到,很多艾滋病人是因非法卖血和输入不安全导致血液感染的。“我认为我应当多做一些事情。”2002年艾滋病宣传日当天,郝伦找到了北京市专门负责接诊艾滋病人的佑安医院,成为该院“爱心家园”中的一名艾滋病志愿者,从此坚持至今。
  我没有神经病
  “我名字叫郝伦,但是好事极少轮到我。”郝伦说这话时,吐露出丝丝无奈。献血、工作、婚恋,像一个解不开的结,让郝伦的内心备受煎熬。
  为了谋生,郝伦干过各种工种,念夜大之前,在滑雪场维持秩序,在酒店装修时管理工具,送过快递。念了三年金融专业的夜大进入银行后,他却在9年前因为“业绩不过关”被辞退。他至今记得自己离开时,单位领导说的那句“你对社会做了这么多贡献,不是不考虑。但你不能给银行带来效益……”
  郝伦没有想到,这次丢工作将为他带来八年的失业时光,八年里,他应聘时,每当用人单位一了解到他生活中最大的爱好就是去血液中心和佑安医院,聘用也就没了下文。
  但郝伦更没有想到的是,自己的无私献血,竟然在求职时遭到抨击。他曾参加某地方卫视举办的求职节目,但是那期节目,所有参与者只有郝伦没找到工作。“嘉宾一上来就说我有‘神经强迫症’,是因为找不到工作才去一次次献血,像上瘾一样。”郝伦说,“听到这句话当时感觉好像被打入地狱一样,脑子一片空白。”
  “我没有神经病!我觉得,这不是我个人的悲剧,而是整个社会的悲哀!”郝伦说。
  除却工作原因,郝伦所热衷的献血公益也曾让他在成家的路上摔过跤。今年8月有人介绍了一个从日本留学归来的律师给郝伦,女方说别的条件都不挑,只要对方人好就行。但是对方打听到他热衷于献血和公益时,交朋友的事情就黄了。“这个理由比嫌我学历低还让我伤心。”郝伦伤心地说。
  在家失业的郝伦,不断调低着自己的求职心态,去年甚至想过去远郊房山养鸭子养牛,但是发现一个人干不来,“还是算了吧,踏踏实实找个工作干。”郝伦的妈妈如是说。
  熬过了八年失业期,熬过了嘲讽的语言,郝伦现在终于有了一份在父母眼中并不太理想的工作,在一家私营的财会公司做职员,但之前跑了大半年的外勤,现在刚刚接触到如何处理账目。对于现在的状况,郝伦自己不满意,他的爸爸妈妈也不满意。他们一直希望郝伦能够找个稳定的好工作,“有个好工作,娶妻生子就是水到渠成的事了。”郝伦的爸爸一直为儿子的事操心着。

发表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