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每日签到 发展基金 致游客信 注册加入 郝氏家园 郝氏论坛 首页

新人报到寻根问祖郝氏要闻文学天地书画神韵电脑数码生活百事网站建设字辈汇总郝姓名人电子竞技影视天地开心乐园郝姓家谱郝氏实业情感驿站美图共赏音乐星空

元朝状元——澧州“神骏”郝希贤

    作者:郝天祖  浏览次数:5215  发表于:2013/6/9 20:27  [ ]
[i=s] 本帖最后由 郝天祖 于 2013-6-12 15:28 编辑

元朝状元——澧州“神骏”郝希贤

编者按语:
郝希贤是记载于湖南省常德郝氏族谱七卷,首一卷的郝氏先祖,元朝仅有的几个状元之一,该族谱几次编修,(清)郝德隆、郝宏泽续修,清宣统元年木刻活字印本,1986年常德郝氏后人再续修。现被收藏在中国家谱网站档案馆,有关元朝状元郝希贤的历史记载还从《直隶澧州志》、《常德志》等典籍文献资料中查得,以下是有关先祖郝希贤的考证文章。

澧州“神骏”郝希贤

数百年来,澧州澧阳城内,有一条“状元街”(今珍珠街),一曰“状元井”(原三关祠前),一座“状元桥”(今文庙内),都是纪念元代澧州状元郝希贤的。
澧阳人郝希贤,在元仁宗延祐五年廷试中,考中左榜进士第一名,成为当时轰动澧、沅郡邑的第一名状元,也是今天常德澧州历史上唯一的一名状元!即使是在整个芙蓉国里,也是仅见的七、八名状元之一。因此,澧州人一直引为美谈。
但是,时至今日,不少人只知其名,不明其实。不久前,一位广东务工的澧籍网民,发了一个帖子,说他想探寻元朝澧州郝状元的史实,但只搜到了两条材料:一条是《元代状元榜》介绍的:“霍希贤,澧州人,生卒年不详,元延祐五年左榜状元。据《湖南通志》记载:‘延祐五年霍希贤榜’的霍希贤,曾误为郝希贤,而载于旧志之中。‘旧志误姓郝’。《元史》纪·第二十六卷仁宗之三中记载:‘三月戊辰,御试进士,赐忽都达儿,霍希贤以下五十人及第、出身有差。’泰定年间,霍希贤曾任职知威州官。”
另一条是当今学者孙瑜的学术论文《袁桷的学术传承,政治生涯及社会网络》中的一段:
“霍希贤,澧州(今湖南省澧县)人,延祐五年左榜第一。至治元年,霍希贤在京官秩已满,临别时,袁桷作诗《了昂逸马图》相赠,本诗后注:‘通叟状元以秘书郎满职,言归,泊然若无营者,桷旧与殿庐详定得通叟卷,气完以充议者,争缄口。今其南归,以子昂画马求,言怆然以别,吾徙之责深缺然矣。至治元年八月二十九日,桷书。’”孙瑜称:“将通叟状元定为霍希贤经过了一番考证。从时间来说,通叟状元是至治元年以前的状元,是延祐二年,或者是延祐五年的状元;从“南归”推断,他应是一名南人。延祐二年左榜状元张起岩是一名北人,延祐五年左榜状元是霍希贤,他是澧州人,故推断他就是通叟状元。”
这位网民还说:希望家乡澧州能提供更多更详细的材料和情况。

这引起我的兴趣,直接翻检《直隶澧州志》,发现有六条记载:
卷十二的《科甲》记为:“郝希贤,延祐状元。元制,分进士为两榜,蒙古色目人为右,汉为左。延祐五年廷试,蒙古色目榜首为忽都达尔,汉人南人榜首为郝希贤。”
卷二十六的《摭史实》记为:“《元史》仁宗延祐五年三月戊辰,廷试进士,赐忽都达尔、霍希贤以下五十人及第、出身有差。《岳志》作郝希贤。”
卷四的《古迹》载二条:“珍珠街,元延祐状元郝希贤故居,在北门外。”
“状元井,以郝希贤得名,今三关祠前井是。”
卷二的《陵墓》载二条:“元状元郝希贤父母墓在州西北五里黄鹂堰。”
“状元墓在安乡黄山。”
根据这些材料,在几月前结合澧州的书院史探索中发现的其他史料,初撰了如下的一节文字:
“溪东书院在澹水河东白沙洲有在约281年(1226~1510年),翻检这段历史,值得特别一提的是,从它那一栋宇华丽的斋堂里,从范文正公‘忧乐歌’声中,走出了一位由澧阳城珍珠街的才子而‘不辍恬吟’,摘取了元代南方汉人榜第一个状元桂冠,即元延祐五年左榜进士第一名的郝希贤(亦作霍希贤)!郝状元登第,即入京銮,做了朝官(秘书郎),但澧水的涛声和溪东的吟咏时刻不忘,致使他在朝堂上,常把汉民族人民的声音上达天听,不惜得罪一些胸怀偏激的少数民族高层统治者,虽然不足四年,郝遭排挤,贬出京城,但他义无反顾,直至元泰定年间知威州(今四川省阿坝藏族自治州汶川县)任中遭人暗害。至治元年,郝希贤临出京时,位居翰林国史院检阅官、翰林侍讲学士的大诗人袁桷(1266~1327年,字伯长,庆元人即今浙江省鄞县人),特在赵孟覜的一幅《子昂逸马图》上,题写了:‘神骏飘飘得悠闲,天池飞跃下尘寰;青丝络首谁牧得,留与春风放眼看’的诗句,与之怆然赠别,这既是对‘神骏’门生南归的关怀,更是对郝一身正气的钦羡和慰勉。”
写此段文字时,当时虽为郝状元“遭暗害”抱憾,但更为元代澧州的文化教育骄傲。可是,最近检阅到的一则史料,似乎更令人兴奋。因为:《所安遗集》卷一的第四页、《嘉靖茶陵州志》卷下(选举第四)的第二六页及《隆庆岳州府志》卷五第九页上,都记载有这样一条史料:“澧州路护都达儿(1296~1349年),蒙古捏古氏,居澧州路。曾祖阿屯赤为侍卫近臣;祖火者任泰兴县达鲁花赤;父阿散未仕,母冯氏,四川人。据《元延祐二年与五年进士辑录》载:(冯氏)为宋某路提点刑狱冯立之孙女。护都达儿为湖广乡试第一,廷试右榜第一,授秘书监著作郎,历任湖广行省左右司员外郎、南台监察御史、江浙行省左右司员外郎、都水庸田副使、同知饶州路事。至正五年后,任同知衡州路事、济南路总管,官至婺州路总管。至正九年卒,年五十四。所撰《贺太子笺文》今存。”如果这则史料无错误,则澧州在元延祐戊午科中,产生的不仅仅是一名左榜状元,连那位右榜状元忽都达尔,也是出自澧州。或者可说,1318年的澧州,有过一次同科夺下左、右二榜之魁、产生了状元“双子星座”的历史荣耀。

当然,这个结论还有待于学者们甄别。不过在反复研究相关资料后认为:如果那位“居澧州路”的蒙古官宦世家阿散,苦于自己的“未仕”之痛,决心花大力气搞智力投资,而他的那位宝贝儿子忽都达尔的汉文学业又不那么理想,于是把澧州才子郝希贤找来陪读。在文正书院的科学教育下,忽都达尔的学业大有长进,社会地位低下的南方汉人郝希贤,也得到了官宦世家,特别是上流社会一等蒙古人家族的信任与关照。如此的天时、地利、人和,造就了澧州的一页历史辉煌,也不是不可能出现的“奇迹”。但愿这不是非分之想。
最近,在澧州高氏1982年的三修族谱中发现,元末明初,由江西吉安府吉水县宦游澧州,并从慈利知县任致仕的高迁,之所以落业澧阳城珍珠街,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这条享有“状元街”美誉之地的风水文韵吸引了他,因倾其全力,购买了郝希贤的“状元居”,此时大约离郝希贤中状元不过数十年光景。

那么,郝状元故居为什么会变买?
带着这个问题,史海追寻,特别是在姓氏族谱研究中,有了一系列惊奇的发现:
山东省东平县地方资料称:“霍希贤,东平霍庄人,延祐五年左榜进士第一名。《霍氏族谱》载:‘元朝时霍姓人在此建村,因出状元霍希贤,遂以霍姓命村名。’现在,位于东平县新湖乡霍庄村东200米处,面积约2万平方米,地处汶、黄两水冲积平原区的‘霍庄遗址’,已成为县级文物保护单位。”
《泰安地方史讲义》又称:“元代霍希贤之故里,历史上的古运河故道,八百里梁山水泊遗址等众多名胜古迹,均在乡境内。”因此,“水浒圣地”研究课题组还认为:“元代兴盛的霍家庄状元霍希贤,有位好友叫罗本,就是写《水浒》的罗贯中···”还说:“当地传霍希贤支持和参与好友罗本或罗贯中创作《水浒》的传说很多,霍家后裔更有‘霍状元曾和罗贯中是很好的把兄弟,两人的关系亲如手足’之说,而且也有状元墓遗址等等。”
1999年12月的《台大历史学报》第24期载文,就霍希贤到底是澧州人还是山东东平人这一本无歧义的问题,进行过认真的讨论:一说“据张志熙《东平县志·选举》,称其为东平人,希贤所撰《苏宥神道碑》自云:‘予以鲁诸生及进士第’”;一说“据钟崇文修《隆庆岳州府志·选举表》称,霍希贤为澧州人。”两种意见各有所据,一时尚无定论。
反复披阅这些材料后,似乎找到了“郝状元的故居为什么会变买”的答案。

一般认为:元代郝(霍)状元只有延祐戊午科左榜一个,只是铁的事实。史料中的一个状元有了两个“籍贯”,看似矛盾,但如果把这个矛盾放进“历史的模糊化”环境中考虑,让“籍贯”与“故里”、“住地”相溶,就有可能找到“矛盾的统一”,这种可能性实际上也应当存在;
山东东平的数种资料均说:“霍庄遗址”是“元朝时霍姓人在此建村”、“元代兴盛”的,据说霍希贤写的三件碑文尚存(元东平路新政颂碑、东平元代文庙内碑、东平龙山的霍氏碑文各一方),但凭此,不仅不可否认郝希贤的“澧州籍”,甚至还可完善澧州状元郝希贤的史料!因为:“郝希贤”即为“霍希贤”,上引《湖南通志》的记载,实际上是《隆庆岳州府志》卷五的记载,这证明史志资料早已指明“郝”与“霍”为一人,后世人以为是“误”,一般则以为是“改”,理由稍后自明。

郝以南人、汉人的资格荣登延祐五年左榜进士第一名,成为状元,但在元代社会“人分四等”的歧视制度中,尽管他才华横溢,却只授了个秘书郎的小京官;数年的京官生涯中,郝与袁桷、延祐二年左榜状元张起岩(山东历城人)等一些汉人文官一道,为国家和民族的利益,与少数高层蒙古族统治者抗争,受到挤压,结成莫逆之交。1321年郝被迫离京后,至少赋闲了三年,此间,可能是在张起岩为首的友人的暗助下,由澧州隐居山东。到了元泰定年间重新起用为荒凉的川西威州知州后,郝状元本想为国镇边,一显身手,不想一个任期未满,却惨遭暗算。但九死一生中,得以潜逃。既是“潜逃”,自然不能回居澧州。于是,由少数几个忠心的随从、家人,传出“不幸遇害”的信息,并弄出一条“柩船”,从威州出巴蜀,顺长江而下,最后停在了可从长江直达的澧州安乡黄山之麓安葬,了结了一段郝状元“魂归故里”的历史,躲过了暗算者的贼眼。同时,郝家合族(除安眠于澧州城北五里黄鹂堰的状元双亲外),亦从此走上了“流落之旅”。

郝状元家族流落何方?这在元代的澧州是个秘密。
立村霍庄的霍家来自何处?这在元代的东平也成一谜。
但是,元末明初,澧州珍珠街的“状元居”被致仕的慈利知县高迁买下,成了澧州高氏的落业之基,大约20年左右的时间内,高迁一家子孙两代就出了三举人、两进士。由是,“珍珠街”被“状元街”替代。
而山东东平县,霍家后裔也亮出了霍家祖辈出了个状元,名叫霍希贤,并特别标明是元延祐戊午科左榜状元。由此,大约今天的每个读者,都可透过历史的烟雾,看到一个“流落何方”和“来自何处”的“历史对接”!
但是,元中叶后期的澧州,只知道郝状元“遇害”了,而元中叶后的东平,也只看到一位流落而来的落泊文人霍希贤,兴家立业,建起了一座霍家庄,文人霍希贤闲暇时,又与附近的文人罗本或罗贯中等人诗酒往来,参与《水浒》等诗文的创作活动。几年前,有研究《水浒》的学者指出:明以前的中国历史上,堪与《水浒》中描写的水战相匹配的战争实例,只有洞庭湖的钟相、杨幺与*政*府*军的反复鏖战,才有那规模、战术和气派。如此想来,出身于澧州的状元郝希贤“更名演变”成的东平霍希贤,就具有对洞庭湖水战和梁山泊环境的全面了解与知识的优势。今查《直隶澧州志》、《常德府志》等史料,宋朝*政*府*军(包括岳家军)剿灭钟相、杨幺的农民起义军大战澧州的时间,距郝希贤中状元,仅一百八十余年,正是这一点,增加了一般对上述澧州与东平郝、霍状元“历史对接”的可信性认识。如果有一天能确证郝(霍)希贤帮助或参与了《水浒》的创作,或许将能成为解开《水浒》诸多谜团的一环。
总之,窃以为,山东东平的所有霍希贤遗迹,都是澧州郝希贤流徙的物证,更是澧州郝希贤“威州遭遇”后史实的重要补充和延续。当今的澧州和东平,均视元代状元郝(霍)希贤为自己的历史骄傲和其故里“籍贯”,大约也符合“历史的真实”。如果澧州和东平两地,对一个“同科同榜”状元的“两籍说”史料进行联合研究,一定可以得到一个正确而科学的结论,这是一般的期盼,也是公诸此文的目的。

发表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