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每日签到 发展基金 致游客信 注册加入 郝氏家园 郝氏论坛 首页

新人报到寻根问祖郝氏要闻文学天地书画神韵电脑数码生活百事网站建设字辈汇总郝姓名人电子竞技影视天地开心乐园郝姓家谱郝氏实业情感驿站美图共赏音乐星空

郝洪喜获奖短篇小说《卖菜》

    作者:郝洪喜  浏览次数:9594  发表于:2014/6/5 19:21  [ ]
[i=s] 本帖最后由 郝洪喜 于 2014-6-5 19:28 编辑

“文华杯”全国短篇小说大赛优秀奖作品 1697个字
卖 菜
山东 郝洪喜
勤劳善良的母亲,除了下地干活、操持家务,还在本村集市上卖了多年菜。
俺娘卖的菜,不管自产的,还是批发的,无不摘扒得干干净净,草刺、泥土没点,有的菜,粘泥抖不净,就一棵一棵用清水洗。
在俺娘眼里,人格,名声,是人生天平上最最重要的砝码。做任何事情,不仅要合理合法,还要尽善尽美。搞经营,做买卖,虽然为了挣钱,但一定要挣得干净,挣得正当,挣得无愧于世。
俺娘正能量的淳朴和善良,赢得了人们的信赖和支持。每逢出摊卖菜,众多顾客总是慕名而至,络绎不绝。每每都是最早卖完,率先收摊回家。
俺娘像是一颗明亮的星,光灿俺庄菜市场,光灿所有买菜人的心。
十年前的一天,俺娘突发脑血栓,虽经及时救治,仍被病魔缠在了病床上。
俺娘病倒的消息一传开,全村的人都来看望和慰问她。当时我小,觉得有些奇怪,俺娘一不当干部,二不干医生,一个普通卖菜的女人病了,咋会有这么多人来看她?
后来我才明白,大家献给俺娘的爱心,是俺娘用持之以恒付出的爱心换来的。
为了挣钱给俺娘治病,俺爹到外地打工去了。想想奔波在外的父亲,看看手脚失灵的母亲,我时常暗自流泪,又时常思量着如何帮上一把。
这年放寒假之后,求得俺娘同意后,我便毅然走上了俺娘走过的卖菜之路。好心的王大叔伸出扶掖之手,答应领我去外地批发蔬菜。
批发菜这天,我们披着满天星出发,迎着旭日归来。尽管严冬麻木了四肢,染白了眉毛,目睹批发而来的一大捆鲜嫩西芹,心里只觉得热,毫无冷的感觉。
我把批发来的菜抱到屋里,在俺娘的指导下,一棵一棵摘净枯黄的老叶,抖去根上的泥土,再二斤一扎捆好。狼吞虎咽吃完早饭,将60斤芹菜包在三轮车上的保温被里,手握把,脚蹬轮,直奔集市菜摊而去。
头次设摊卖菜,我的心情像波浪翻滚,起伏不定。既自豪、兴奋,又担心、害怕。担心自己一无人缘,二无经验,最终卖不出去。害怕赶集的同学看见自己做买卖,引来冷讽热刺。
随着天渐暖人渐多,我的担心很快化为乌有。好多人以尊重我的方式尊重我妈。都说,这不是某某人的小孩吗?买他的吧。
赶集的同学也没一个笑话我的,相反,都鼓励和佩服我。有两个还要向我学习,下集开始也要来卖菜。很快,60斤西芹销售一空,回家一数钱,退去成本,纯挣30元。
头回独立出摊卖菜,就挣了这么多钱,高兴得我,心里就像抹了蜜。
第二次批发菜时,几个菜贩子问我,上次赚了多少钱?我回答:30元。他们一听只挣这么点,不相信,等我把梳理、称秤的情况说完后,他们以嗤笑、训斥和命令的口气教唆我:“以后,别那么傻了,想办法多挣俩钱,好给你娘治病”。
“那我咋卖”?我不解地问。
他们趴在我的耳朵上,说了一些怕叫人听见的话。我说:“俺娘知道了会嫌吼我”。他们又说:你不会天知地知你知我知,谁还能说你?我一想也是,谁卖菜不是快了萝卜不洗泥?再说,俺娘治病还急着用钱呢。
一不做,二不休,忽悠一回试试。菜批发回来后,没回家,直接放在了当庄王大叔家,不但没摘叶抖土,还把菜摊开,撒上了好几把细土,喷上了十几口水,然后,扎成小捆拉到集上去卖。
不料想,想买我菜的人虽然不少,可人家一看就走了。此时,我后悔极了,一头撞死也不解恨。出摊卖菜的,十之八九都撤摊而去,而我,还没开张。
无奈之下,我只好大声呼喊:半价就卖,五毛一斤。庄户人图便宜,脏不脏的都来买。
最后一份卖完,我一屁股坐了地下,缓了缓精气神,一数钱,不但一分没挣,反倒折了18元。这真应了那句话:“偷鸡不成,倒折一把米”。
我无精打采回到家。孩子小,不会装,俺娘一眼就发现不对劲。我呢,从小就非常热爱和敬佩俺娘,在俺娘面前,从没撒过谎。于是,就一五一十说了实情。
听完,俺娘狠狠瞪了我一眼,深深叹了一口气,然后说:“要不是你小,而且是初次,做出这伤天害理的事,真该挨打。小小年纪,咋不学好呢,别人咋卖咱不管,咱可不能去做那些对不起街坊邻居的事”。
俺娘的话,像用鞭子抽打着我的心。我站在那里,低着头,眼泪不住地往下滴。
俺娘看我悔恨不已的样子,就把话题一转,以温和地口气问:“饿坏了吧,我去给你拾掇饭去”。我用袖子把眼泪一抹,赖笑着,跟着俺娘一同去了厨房。
打这以后,在卖菜这条路上,我一直遵循俺娘教诲,始终恪守:以好的人品,卖好的蔬菜,赚好的名声,展郝家风采。

发表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