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每日签到 发展基金 致游客信 注册加入 郝氏家园 郝氏论坛 首页

新人报到寻根问祖郝氏要闻文学天地书画神韵电脑数码生活百事网站建设字辈汇总郝姓名人电子竞技影视天地开心乐园郝姓家谱郝氏实业情感驿站美图共赏音乐星空

郝 湖 史话

    作者:郝玉彩  浏览次数:9236  发表于:2015/4/7 15:27  [ ]
郝 湖 史话



思古怀旧,人之共性,忆往昔,发人深醒。

“郝氏史话”,主要通过对郝湖郝氏族人几百年来,在历史变革中发展轨迹的追忆、印证、整理,使之为后者更好地做到:“前车之鉴,务实当下,着眼未来”,以达到弃恶扬善之主旨。史话的追记多来自前辈们的口耳相传,固郝氏族谱多毁于战乱,祖碑文革中铲除,故史话中难免存有一些误处。所以,客观而理性的认识过去,明晰发展轨迹,方可大道至简。本“史话”以四个粗框而记,将列祖经典,模糊的记忆及拾零小萃重新梳理,加以印证。

一、 立村鼻祖,传奇人生

鼻祖(立村始祖),讳,字“柱”(枣及苏北部郝氏徙滕始祖明远公之后裔),出生卒年不详无所考。茔地保存完好,距涝草涝水库之下百余米处。(见祖茔区图)

据郝氏《诰封》及口传,鼻祖兄弟五,排行五(《鲁苏郝氏族谱》、《薛城郝氏族谱》、《辛召郝氏族谱》中均有“五支待续”赘述)。前四支均在滕州分别立村定居,长支郝家寨,二支小郝庄,三支郝庄,四支大坞沟唯我祖由滕外迁。而远离四兄弟40公里之外一个人迹罕至,广袤旷野的丘岭地带居家立村。“五支待续”,不可思议,令人费解。枣庄方寸之地,几百年来老五出走其四兄弟及后嗣浑然不知,杳无音信,简直颇具传奇色彩。难怪立谱采访中遇有许多关于鼻祖啼笑皆非的传闻,如:“偏配说”、“受欺说”、“离世说”等。然而,最使众人认可的还是:“远见卓识说”。

其“远见”。据《山西洪洞志》、《元史》、《峄县志》记载,中原自元至明清时期历经多次移民大迁徙,徙因(略)。明清期间徙滕居家立村甚多。人聚多、地不增,即“人多地少”的矛盾势必影响后嗣生存的发展,也许出于长远考量,“不吊于一棵树之上”,另择地而栖,乃明智选择。郝湖立村之始,无人定居。“指点江山”,无可非议。事实,郝湖原始所圈地面积之大,数千余亩,供养数以千计人,赖以生存不成问题。“敢为人先”鼻祖之远见矣!

其二、“仁慈”鼻祖有广博的仁慈襟怀,其仁慈之怀不仅表现在对自己的子嗣上,而对周边村庄亦是如此。他的仁慈之心源于墨子“非攻”、“兼爱”思想文化,鼻祖在滕定居期间,因深受平民布衣“墨子”文化故里熏陶,才奠定了他“仁慈”立德做人的思想根基。他的博大仁慈胸怀,立德做人之优秀美德永远是后人效仿的楷模。仅以两点证明。第一、郝湖自建村至今无一家出走,由起初一家之口,衍传为今天的七百多郝家人口,加之故者不下两千之余。几百年来无一家出走,足以证明郝氏族人亲和凝聚力。但也不轻易容他姓氏入住(郝湖除一家“郝家甥”翟姓外,再无他姓)。此规定表面看与其“慈怀”说相悖,细想起来绝不矛盾。一个人多姓杂村矛盾纷争是不可避免的,通盘考虑,独姓单居利己利他。第二、因鼻祖的做人之道引来了许多的归从者在郝家周边定居、立村。暂无耕地者先划拨一些地块,予以养家糊口,但不得入住郝湖。仅此一点说明了郝氏助人为乐的仁慈情怀。不知何时起这里广为流传着一则戏言:“喝一壶、送一壶,不够还有两长汪,要吃李枣桃园乡”。(“郝一壶”郝湖谐音,“送一壶”宋湖村谐音)。此说辞虽为戏言,但也蕴含着郝湖乃尊位的象征。据统计清末民国之初,馈送他村耕田二百亩之多。综上,郝氏仁爱之情显而易见。

其三、“视野”。鼻祖虽为一介平民布衣,但从立村选址上来看,也不乏周易底蕴。郝湖依山傍水。村北群山起伏连绵,远远望去似“一巨龙俯卧”,龙首由村东折向东南方,俯视村前湿地(堪舆者称“龙脉之穴”)生气连贯,来脉悠远形成穴场。村东村西各有一条泥沙河蜿蜒迂回环抱于村西南隅,汇入税郭大沙河,流向台儿庄运河。村前是一片面积百余之亩的湖泊湿地,原貌湖周边有蒲草、野荷环围丛生,湖西面柳树成荫,曾经的湿地现已成为郝湖伸勺挖粮的肥沃良田(湖主泉眼还有村前清水库既是)。

以堪舆学理论(地理风水先生讲),郝湖地势格向是标准的一块风水宝地。即“左青龙、右白虎、前朱雀、后玄武”。这里“青龙”“白虎”指村东西两面之河,“朱雀”指村前百亩耕田(为前暗),远岸是指与郝湖东山遥相辉映的双山,风水老先生把前面的朱雀(湿地)释为朝拜案,不言而喻,郝湖乃君位象征。玄武乃靠背(后有靠山),是抵御西北寒风的天然屏障。事实在郝湖地盘上不仅只有郝氏茔地,其他姓氏茔墓到处皆有分布。

虽对“堪舆学”理论知之甚少,但首肯的一点,这里有山、有水,藏风纳气,黄金土,五彩石,宝莲座,环境宜人,有天人合一的至善美境界,即是真道理。

论其风景观止,只能借典描述:“四面荷花,三面柳,一城山色,半城湖”。(此名句出自刘鹗《老蝉游记》)。郝湖虽不能与那些名城媲美,但其特有的清新、隽秀,是他乡名城而不可企及的。

二、 石棚揽胜、玄幻揭底

东山亦称祖山,山脖与山头段属郝湖管辖,山脖以西段落为他村管辖,东山山体主要由暗红粘土构成,老人们称“金黄土”,是长庄稼的上好土壤,尺土之下,蕴藏着不可估量的优质铁矿资源。山虽不高,但有他的出奇玄妙之处。

“奇”是指山顶最高之处的两块巨石,形状长方体,高十尺有余,两石携肩而立,上面紧合,下底有不足一尺缝间,均坐于一块平岩之上,两巨石称为石棚(当地人家喻户晓知其石)。“玄”指石棚“钟声”和“旋风”。

俗话讲:“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曾几何时就有很多好奇者求证巨石之来历,土山巨石何处出来,又怎么搬弄上去?这些疑问至今尚无答案。“玄”,更有许多知名地理先生来揭谜底。曾有一道人(名未详),据说因“玄”来过数次,终无破解,羞愧之余在石棚正前面赋诗一首:之后再无音信。

呜呼,“雨后春游郝柱山,石棚高耸白云间。

苍柏万顷风涛涌,翠壁夹缝冒青烟。

徜徉石棚望东海,呜呼道业实在浅,

夕阳斜度方思归,一路啼莺却步还。”

走进石棚三步之外且能听到“滴答---滴答---闹钟声,”接近石缝会有阴嗖嗖之感觉,若点支烟你会看到烟随风飘渺变幻,时而旋转,如风扇吹出,时而斜向,时而直串。更奇的是烟向夏天时入石缝,冬季或一天早晚烟向由里外吹。

石棚玄风从此被称为“妖风”“邪风”……自首发现者传出后,石棚之处就很少有人问津,沸沸扬扬的闹鬼、闹神传言成了一时讨论话题。前面所提及的道士为先期体验,后有官方派人考证,谜底揭开:钟声乃水滴击石之声,石棚巨石下有一石夹洞,洞内有细泉,因石棚夹缝很小,人在外面不易察觉,这便是钟声之源;至于石棚妖风,那是因为内外空气温度不同而形成的空气对流现象。

郝湖因石棚而出名,这两块山顶巨石久而久之就成了郝湖的象征。站在村首望石棚,酷似两个巨人,也有神话般的演绎为,郝湖鼻祖(母)之化身,“郝湖之造化”……缅怀鼻祖,后嗣之骄傲!

三、 古村族风,凝聚亲情

几百年来,郝湖郝氏风情民俗及民间生活习尚源远流长。无规矩不成方圆,但郝湖的礼尚往来,有更具宽缓阔达。健康文明的风情习惯,从某种程度上说决定着一个村的村风。郝湖不仅较好地传承着中华民族共性的节日外(如:过年。初一早晨晚辈们必去家家给长辈拜年,这样的礼尚往来一直延传至今)更有自己约定成俗的规章。比如小到邻里的处情,大到红白理事都有祖训,家风作衡量的准则。即做人做事不能出格,“不能为天下先”。(不能为天下先出自《晒书堂支谱》祖训辞)。

悠久文明的郝湖文化与村俱来,立村时鼻祖就将“非攻”“兼爱”这些平民文化思想深深植于郝湖这块红土地上。言传身教久传不衰,古老的郝湖是一团结向上、助人为乐、礼仪之邦的大家族。追忆起来当数二十世纪中叶,那时起的习俗可权当村规民风。如,礼尚方面的“邻里和睦、尊师敬长、童叟无欺、老嫂比母”等,关于为人处世的要求有:“言出必行、禁欺蒙骗、忍辱负重”等;又如生产方面的规定:“冬兴水利,春化荒山,夏屯绿肥,秋聚黍餐”等,再如戒律方面:“离赌兴业,戒色家和,防贪明正,拒腐路阔”等。这些俗成的村规民约对推动生产建设,促进和谐发展起到了极其重要的作用。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生活条件虽然很差,但不乏精神食粮,邻里之间和谐平等,一家有困难十家来帮忙。这里最值一提的是郝湖“母亲”。常听老人说:“小叔公吃侄媳奶”、“小叔子吃嫂子奶”等。这些是都常有的事。那时孩子多,营养跟不上,瘦弱的母亲吃的是草,挤不出奶而挤出的是血。喂哺他家孩子的母亲必然有嗷嗷待哺的自己所生,在尚不能满足自己孩子所用的情况下救哺他人之小,是何等高尚!这就是郝湖母亲!上述所提及的“老嫂比母”,意在其中。

郝湖红白理事,也颇具靓点。移风易俗、勤俭办事是郝湖传统的风尚。儿娶女嫁图个热闹,人之常情。办喜事热热闹闹、圆圆满满。当然须有族人老少及亲朋好友的共同参加。恭贺的方式也极其简单,或随五毛—五元不等的礼金或戴朵小红花或放挂鞭炮……有条件的摆上几桌,以酬谢办事者。席地无非几个素盘,几碗炸丸汤,一壶老白酒,老少围在一起高谈阔论,其乐融融。在白事办理上更有讲究,无论家庭富有还是贫穷,让逝者入土为安是办事的准则。“穷儿不可富葬,有钱也不能张扬”,是郝湖由始以来的传统做法。生老病死自然规律,送殡事情,谁家都会摊上。对于子女少,家庭困难人家来说的确是一件最愁肠之事。为解除共性的后顾之忧,郝湖专门成立红白理事会。过去有“老年会”,负责殡葬全盘工作,并规定参加殡葬的所有人员应自带煎饼,自筹白布(晚辈带孝)为表示对逝者敬重、哀悼之情。送殡须有响炮,条件好的响炮费用自筹,条件差的号召亲朋、族人赞点助丧金。表面上看,这些都是些平常的小事,然而反映出来的是一个族人的亲和力。同时,盖棺定论,攥写祭文,生平追悼,教育后人。

风俗习惯,从客观上说,它受环境,风土人情的影响,从主观上讲,它又受一方地域文化素养的制约。上面所说的一些习俗,难免泥沙俱下、良莠并存,但总的格调还是以优秀的传统美德为主旋律,剔除糟粕,弘扬精华才是更好的传承。

四、 前车之鉴、着眼未来

过去的郝湖是青山绿水、风景如画。方寸之地,幽静迷人。郝湖古老的地标(石棚)因非法开采铁矿被炸掉,整个山体面目全非,乱石一堆,村前的湿地变为耕田,褒贬后人去评,许多人文景观已不复存在,生机盎然和谐生态环境已遭彻底破坏……时代的败笔,满目疮痍的问题,值得我们深深思考。

五百多年的历史变革,留下很多的印证。梳理一下,不难看出郝湖的发展轨迹。

上升(立村之始至清末)—下降(解放后至文革)—沦落(2000—2013)—再上升(2015— )。从这一轨迹看,我们正处在一个新起点之上,群策群力,发愤图强,再塑青山绿水是我们当代义不容辞的责任。

“羁鸟恋旧林”,“池鱼思故渊”,人人都爱自己的故土,怀恋家乡,因家乡是先人繁衍生息的地方,是哺育自己成长的沃土,对故乡的爱必然会唤起对祖国的爱,更是对祖宗的敬。树高千丈叶落归根。祖宗的英明永载祖谱,而我们每个氏族成员也要留下一点善的印证,弘扬郝氏文明。记住乡愁,慰藉祖宗!

发表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