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每日签到 发展基金 致游客信 注册加入 郝氏家园 郝氏论坛 首页

新人报到寻根问祖郝氏要闻文学天地书画神韵电脑数码生活百事网站建设字辈汇总郝姓名人电子竞技影视天地开心乐园郝姓家谱郝氏实业情感驿站美图共赏音乐星空

郝柏村:我们中国人不能忘记七七!

    作者:郝圣先  浏览次数:3459  发表于:2010/8/28 23:57  [ ]
  “枪在我们的肩上、血在我们的胸膛、我们要捍卫中国、我们齐赴沙场…..抱着杀身成仁的决心,发扬中华民族之荣光”。台湾前参谋总长、前“行政院长”郝柏村今天出席“浩气长流─抗战巨卷史诗画展”开幕式时,慷慨激昂地唱了两首抗战歌曲。

  郝柏村表示,77抗战开始那一年,他才19岁,在黄埔军官学校还没有毕业,从918事变到1949年国民党*政*府*迁到台湾,他都亲身体验参与这段过程。当年在抗战期间,他也受过伤、流过血。

  郝柏村说,77这一天,是中华民族血与泪交织的时代,1937年的77,从近代史来说,是最重要的日子,我们中国人不能忘记,如果从有史以来说,77这一天可说是中华民族史上,最光辉,对人类和中华民族本身及全世界贡献最大的开始。

  郝柏村拉高语调说,实际上,这一天也是中国人真正站起来的开始。此时台下响起一片热烈掌声。

  郝柏村指出,77事变发生的时候,有两件大事不能忽略,一是蒋委员长在庐山发表谈话,强调牺牲已到最后关头;一是中共中央发表共赴国难宣言。这两件事是77事变后非常重大的事,也奠定八年抗战的重要基础。

  郝柏村言谈至此,表示他想唱一首抗战歌曲,就是“牺牲已到最后关头”,他一边清唱歌曲,台下来宾也用手帮忙打拍子,唱毕之后,郝柏村兴致一来,又唱了一首“抗敌歌”,台下又是一片热烈掌声,也有抗日遗族和老兵伯伯跟着郝柏村一起唱。

  郝柏村说,抗战胜利不仅是中国人站起来了,全世界的殖民主义也崩溃了,他做为参加抗日战争的一员,还原抗战历史真相,他希望在有生之年能够看到。

  郝柏村指出,如今两岸关系走上和平发展之路,他认为两岸关系文化历史的交流,比经济交流更重要,中华文化和中华民族的奋斗历史,是奠定两岸今后和平发展最重要的基础。

  郝柏村还表示,今天发展两岸关系,必须在中华民族共同的文化基础,而抗战的真相应该是完全客观的,他希望两岸今后有机会能举行“抗战历史论坛”,不仅由两岸代表参加,还可以请日本人来参加,这样对两岸和平发展是非常有利的。

  除了郝柏村之外,“国防部副部长”杨念祖、前“国防部发言人”池玉兰今天也出席这场画展开幕式。

附:一,牺牲已到最后关头 
 
  作词:麦新\作曲:孟波 

  向前走,别后退,生死已到最后关头。同胞被屠杀,土地被强占,我们再也不能忍受!亡国的条件我们决不能接受,中国的领土一寸也不能失守!!同胞们!向前走,别退后,拿我们的血和肉,去拼掉敌人的头。牺牲已到最后关头,牺牲已到最后关头!

  向前走,别退后,生死已到最后关头。拿起我刀枪,举起我锄头,我们再也不能等候!中国的人民一齐起来救中国,所有的党派,快快联合来奋斗!同胞们!向前走,别退后,拿我们的血和肉,去拼掉敌人的头,牺牲已到最后关头,牺牲已到最后关头!

  注:1936年,民族危亡迫在眉睫,在抗日救亡运动中,音乐工作者创作的大量群众歌曲,在人民大众中产生了很大的影响。这首由麦新作词、孟波作曲的《牺牲已到最后关头》,节奏坚定、旋律雄浑。“向前走,别退后,生死已到最后关头”的呐喊,具有义无反顾、一往直前的气概,鼓舞人们为争取民族解放而战斗。
 
  二,抗敌歌

  作词:韦瀚章\作曲:黄自

  中华锦绣江山谁是主人翁?我们四万万同胞!
  强虏入寇逞凶暴,快一致永久抵抗将仇报!
  家可破,国须保!
  身可杀,志不挠!
  一心 一力 团结牢!
  努力杀敌誓不饶!
  努力杀敌誓不饶!

  中华锦绣江山谁是主人翁?我们四万万同胞!
  文化疆土被焚焦,须奋起大众合力将国保!
  血正沸,气正豪!
  仇不报,恨不消!
  群策 群力 团结牢!
  拼将头颅为国抛!
  拼将头颅为国抛!

  注:《抗敌歌》原名《抗日歌》,是在1931年“九一八事变”爆发之后,音乐家黄自有感于神州山河遭敌寇侵略荼毒,欲唤起人民抗敌爱国意志所作。整首歌曲为黄自所谱曲、韦瀚章作词,于同年11月9日由国立音乐专科学校学生在上海的广播电台中首次播唱,并由胜利公司灌制成唱片,是中华民国第一首抗日爱国歌曲。

  抗敌歌的谱曲优美而流畅,主调雄壮澎湃,节奏紧凑有力,层次分明、气势磅礡。整首歌主要由两个乐段组成,第一乐段的音调豪迈而肯定,领唱与合唱一问一答,仿佛群众集会上宣传鼓动的热烈场面,第二乐段的合唱采用反覆轮唱的方式,形成一呼百应的效果。其歌词充份展现了当时国人同仇敌忾、团结抗日的爱国热情,也唱出了中国人民誓死报国的抗日心声,可谓抗战期间最有名的爱国歌曲之一。

  抗敌歌传颂至今虽已逾70年,其仍被采用为“中华民国国军”莒光日电视教学节目《一寸河山一寸血》单元的主题曲,足见其代表性的意义。

来源:香港《中评网》

发表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