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每日签到 发展基金 致游客信 注册加入 郝氏家园 郝氏论坛 首页

新人报到寻根问祖郝氏要闻文学天地书画神韵电脑数码生活百事网站建设字辈汇总郝姓名人电子竞技影视天地开心乐园郝姓家谱郝氏实业情感驿站美图共赏音乐星空

散文雪

    作者:无声的海  浏览次数:3666  发表于:2011/1/5 18:36  [ ]
新年的第一天,我就和雪来了个亲密的拥抱。
   窗外,大片大片的雪花不紧不慢的飘洒着。
   树干上,堆码着厚厚的一层象是刚刚吟罢的诗句。几片没来得及藏身的枯叶,自嘲般地打着旋左右晃悠,特别地扎眼。
   南方的雪花,是很难出现在白天的城市。南方的寒气,却令高高大大的北方汉子也缩手缩脚。
   穿着一身这样或那样的时尚,心中找不到足够的暖意。
   童年的冬天,是外婆一大早生起的炉火烤暖的。整个冬季,就象是床头那件有些老旧的外婆亲手缝制的棉衣一样,贴心的温暖。
   每当雪花飘过窗口,一向懒床的的我,只要是外婆在耳边轻轻地说上一句:“外面下雪了。”我就会很兴奋地冲向雪地。我总是在记忆中,读外婆慈爱的笑和红彤彤的炉火。。。
   窗外的雪,还在悠然地飘舞。有些暗淡的天空,已经读不出最初的诗意和童年那种惊喜。于是,我推开了窗户,一股寒气挟着清新和六角形的晶莹的雪片,盘旋着轻轻的飘忽着落在了我的脸上,一个冷颤,雪花停留片刻,很快地化作一滴清水,在我的脸颊上拉长她自己的印迹,很慢,很慢,直至消失。
   雪,仍旧在飘扬。
   雪花,也不时地会飘落在我的脸上,寒冷已不再是那么的浓烈。
  
   雪花,就象记忆,象经历,象爱情,来了,又走了。

发表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