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每日签到 发展基金 致游客信 注册加入 郝氏家园 郝氏论坛 首页

新人报到寻根问祖郝氏要闻文学天地书画神韵电脑数码生活百事网站建设字辈汇总郝姓名人电子竞技影视天地开心乐园郝姓家谱郝氏实业情感驿站美图共赏音乐星空

郝氏名人——赵州禅师

    作者:hsc2012  浏览次数:5229  发表于:2011/5/14 22:18  [ ]
[p=30, 3, left]晚唐时期,郝氏家族出了一位震烁古今的伟大人物,这就是当时被尊称为“赵州古佛”的一代高僧——赵州禅师。
赵州,讳从谂(shèn),姓郝氏,曹州(今山东曹县人)。因晚年久居赵州(今河北赵县)观音院,故时人以赵州相称。州生于唐大历十三年(公元778年),幼批剃于曹州扈通院。既长,慕南泉普愿禅师道价隆冠当代,毅然赴池阳(今安徽贵池),谒南泉。时南泉普愿禅师偃卧禅床休息。这次谒见被后人称为“龙虎之会”。《指月录》上这样记载:
普愿问从谂道:“近离甚处?”
从谂答道:“瑞像院。”
普愿又问:“还见瑞像么?”
从谂答道:“不见瑞像,只见卧如来。”
这时普愿坐起,问道:“汝是有主沙弥,无主沙弥?”
从谂道:“有主沙弥。”
普愿说:“那个是你主?”
从谂近前躬身答道:“仲冬严寒,伏维和尚尊候万福。”
一话之顷,普愿察之从谂“根性颖利,觉照圆莹”,视为异器,许其入室为弟子。后从谂赴嵩岳琉璃坛受具足戒,仍返南泉,从普愿学禅。
这段对话很精彩,使南泉发现了赵州“根性颖利”,特别是南泉问“哪个是你主”,赵州并没有用言语回答(根本无法用言语回答),只是用“近前躬身”这样一个简单动作回答南泉“哪个是你主”,使南泉许其入室为弟子。
一、悟道
关于谂禅师悟道因缘,《指月录》上说:他日问南泉,“如何是道?”,泉曰“平常心是道”,师曰:“还可趣向也无?”,泉曰“拟向即乖”。师曰:“不拟争知是道?”(就是不拟议,不讨论,怎么知道就是道呢?),泉曰:“道不属知,不属不知。知是妄觉,不知是无记,若真达不疑之道,犹如太虚,廓然荡豁,岂可强是非耶?”师于言下悟理。《赵州禅师语录》上说“师于言下,顿悟玄旨,心如朗月”。赵州禅师悟道了,他悟了个什么?悟了个“平常心是道”。“平常心是道”,一语道尽千古风流。此道超越一切知见分别,情识臆想,非寻常理路所能表达,“道可道,非常道。”所以“拟向即乖”。
那么何为“平常心”呢?公开倡导“平常心是道”的是南泉普愿禅师的授业师马祖道一。禅录载,马祖一日示众云:“何为平常心?无造作,无取舍,无断常,无凡无圣”就是平常心。也就是六祖大师所说的“屏息诸缘,勿生一念,不思善,不思恶”的“本来面目”。释迦拈花,迦叶微笑是平常心,“饥来吃饭困来眠”是平常心,再具体点说,人们偶尔出现的一念断处,灵知历历,什么都清楚,又什么都不粘着的状态,就是平常心。达摩大师说的更直接,“一念回机,便同本得”。可惜人们的心念整天心猿意马,妄念纷飞,有谁肯歇下狂心,回光照照自己的心源呢?所以众生颠倒,枉受诸苦。
二、行脚
“行脚”是禅僧修持的一个重要环节。在古代禅宗丛林,除日常功课外,作务(公差勤务与生产劳动)与行脚是出家人的主要活动。“一钵千家饭,孤身万里游。”就是行脚生活的生动写照。赵州禅师行脚的时间很长。大约从南泉圆寂后开始,直到唐宣宗大中十二年,即公元858年驻锡赵州古观音院,这期间一直在行脚。前后达三十多年。有一首诗就是写这件事:“赵州八十犹行脚,只为心中未悄然。及至到来无一事,方知空费草鞋钱。”对赵州禅师行脚,禅林大德们都非常关注,都希望他有个地方安居。如《指月录》记载:“师(赵州禅师)到云居。居云,老老大大何不觅个住处去。师云,作么生是某甲住处。居云,山前有个古寺基。师云,和尚自住取。又到茱萸。萸云,老老大大何不觅个住处。师云,甚么处是某甲住处?萸云,老老大大住处也不知。师云。三十年弄马骑,今日却被驴子朴。” 这里说的住处,是一语双关的,既是指人的住所,又暗指人的本心自性“住处”。然而人的自性是无住的,有住就是滞碍,就错了,因为人的自性是周遍法界,是遍一切处的。所以茱萸禅师让赵州找个住处,赵州马上反问,“甚么处是某甲住处,”一语双关,让茱萸上当,茱萸是大禅师,哪能上当?反诘道:“老老大大住处也不知。”就这样,赵州禅师孤身一人,携瓶负钵,遍历诸方,足迹遍及大江南北,尝言:“七岁童儿胜我者,我即问伊,百岁老翁不及我者,我即教伊。”当时的禅门领袖,除赵州禅师的老师南泉外,还有百丈怀海,黄檗希运,临济义玄等,这些大禅师们名震一方,影响甚巨。此外,雪峰义存,夹山善会,投子大同等皆是名噪一时的禅门龙象。赵州在行脚途中与他们相互切磋,相互砥砺,相互激发,使自己道力大增,同时也为禅林留下了许多脍炙人口的机锋转语和耐人寻味的公案。
三 禅风
赵州,燕南冀北重镇,汉代已置县。旧志载,“燕赵之俗,崇尚浮屠,庵观寺院,星列棋布。虽穷乡下邑,香火不绝。”观音院坐落于古城东南,始建于东汉,唐代玄奘法师曾于此从道深法师习《成唯识论》,著名书法家颜真卿曾在此留下“攀龙鳞,附凤翼”的墨迹。可见观音院亦是人文荟萃的法缘福地。赵州禅师遍历天下而独驻锡于此,绝非偶然。
这时赵州禅师已寿满八十,然体魄健朗,精神爽逸,其禅行,其道力,经几十年砥砺磨练,早已炉火纯青,臻于化境,接引徙众更是扬眉瞬目,挥洒自如,横拈竖拿,皆成妙谛。他曾说:“老僧此间即以本分事接人,若教老僧随伊根机接人,自有三乘十二分教接了他也。” 以本分事接人,从平常日用处着力,这是赵州禅风的主要特点。什么是本分事呢?就是人人所具有的本心自性。与赵州禅师同时代的大德们都以迥然不同的禅风著称于世,如德山棒,临济喝,这两位大德门风峻拔,学人一进门刚要开口,一棒子打过来了,要么威震一声“喝”!叫你一时思算全断,知解全无。相比之下,赵州禅师要温和一些,平和一些。咱们看他怎样接引学人。
弟子严阳尊者问赵州:“一物不将来时如何?”州曰:“放下着。”尊者曰:“既是一物不将来,放下个什么?”州曰:“放不下,担起去。”尊者言下大悟。这就是直指法。人本性空灵,一丝不挂,一尘不染,这“一物不将来”正是本性显现时,这心无可心,放无可放的正是当人的安身立命处,严阳尊者正是“认识”了这“一物不将来”的光景,言下大悟。
赵州禅师见僧,唤云:“近前来。”僧近前。州云:“去。”宋代大德圆悟禅师就此评论说:“多少省力!若荐得乃是十分。若作如之何,则又知见生矣。”
这两个公案,集中体现了赵州禅师的门风,他从不与人谈玄说妙,言机论境,不谈理路,也不行棒行喝,,只是于平常日用中,来言去语中,截断学人的意识思维,情尘妄想,为人解粘去缚,让学人自识本心,自见本性。极其平易而简洁,表现出大手笔宗师的大机大用。再看几则流传千古的著名公案。
1.镇州萝卜 —— 问:“承闻和尚亲见南泉,是否?”师曰:“镇州出大萝卜头。”
  2.庭前柏树子 —— 问:“如何是祖师西来意?”师曰:“庭前柏树子。”曰:“和尚莫将境示人?”师曰:“我不将境示人。”曰:“如何是祖师西来意?”师曰:“庭前柏树子。”
  3.洗钵去 —— 问:“学人乍入丛林,乞师指示。”师曰:“吃粥了也未?”曰:“吃粥了也。”师曰:“洗钵盂去。”其僧忽然省悟。
  4.赵州桥 —— 问:“久向赵州石桥,到来只见略彴”师曰:“汝只见略彴,且不见石桥。”曰:“如何是石桥?”师曰:“度驴度马。”
  5.狗子无佛性 —— 问:“狗子还有佛性也无?”师曰:“无。”曰:“上至诸佛,下至蝼蚁,皆有佛性,狗子为甚么却无?”师曰:“为伊有业识在。”
  6.吃茶去 —— 师问新到:“曾到此间么?”曰:“曾到:”师曰:“吃茶去。”又问僧,僧曰:“不曾到。”师曰:“吃茶去。”后院主问曰:“为甚么曾到也云吃茶去,不曾到也云吃茶去?”师召院主,主应喏。师曰:“吃茶去。”
四、风骨
赵州禅师晚年,燕赵二王竟相归敬,在与这些地方官的交往中,赵州禅师表现出了高洁的风骨。古往今来,刚直和傲骨几乎是郝氏人一脉相承的典型特征。一次,燕赵二王同去拜见赵州,既届院内,师乃端坐不起。燕王遂问曰;“人王尊邪?法王尊邪?”(明显带有不满和挑衅的味道)师云:“若在人王,人王中尊;若在法王,法王中尊。”燕王唯默然。师良久中间问:“阿哪个是镇府大王?”赵王应诺:“弟子”,师云:“老僧滥在山河,不及趋面。”
   时赵州住此已三十余年,已阅王氏三代,更知河北风云,岂有不知燕赵二王之理。然风骨独存,虽王者来,亦“端坐不起”。燕王之问“人王尊邪?法王尊邪?”似有责难之意。而赵州古佛,于此圆融无碍,“若在人王,人王中尊;若在法王,法王中尊。”燕王乃武夫,岂识赵州玄机,故“唯默然”。赵王亦不知语。那么赵州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呢?是说佛性,也就是人证悟到的“自性”,“若在人王,人王中尊;若在法王,法王中尊。”赵州不语良久,当时气氛,不知多少人股慄汗下。不知多时,赵州方问:“阿哪个是镇府大王?”赵州乃赵王辖地, 赵州岂不知赵王,明知故问也。赵王礼谦,云:“弟子。” 赵州云:“老僧滥在山河,不及趋面。”似罪已而实罪赵王。
来日将回,燕王下先锋使,闻师不起,凌晨入院,责师傲亢君侯。师闻之,乃出迎接。先锋乃问曰:“昨日见二主来不起,今日见某甲来,因何起接?”师云:“非汝所知。待都衙得似大王,老僧亦不起接。”先锋聆师此语,再三拜而去。 赵州禅师曾明确宣称:“下等人来,三门外接;中等人来,下禅床接;上等人来,禅床上接”这旷古难见之风骨,在禅林也是独一无二的。
寻后,赵王发使,取师供养。既届城门,阖城威仪,迎之入内。师才下宝輦,王乃设拜,请师上殿,正位而坐。师良久,以手斫额(即手搭凉棚)云:“阶下立者是何官长?”左右云:“是诸院尊宿,并大师大德。”师云:“他各是一方化主,若在阶下,老僧亦起。”王乃命上殿。以赵州之年腊,为古今第一,且禅风高卓,盛誉于世。河北之地,自北魏以来佛法即盛,民众信佛,久已成俗。故赵州入镇府,“阖城威仪”,数万士众,倾城出迎。至入王府之内,赵州方下“宝辇”。赵王先礼拜,方请赵州上殿,且“正位而坐”。时镇州诸寺长老,亦具威仪来迎。镇州有“大悲”、“毘卢”二寺,乃天下名刹,此外尚有临济院,其余胜过观音院者亦不计其数。诸山长老,于时俱立“阶下”。 赵州推己及人,更因佛法一体,并宜尊重,故明知故问:“阶下立者是何官长?”左右云;“是诸院尊宿并大师大德。”赵州乃严辞云:“他各是一方化主,若在阶下,老僧亦起。”赵王闻后,自知失礼失仪,故命俱与上殿,共赵州同坐。于此可见赵州重法重僧,虽善巧方便,亦须虚怀如是方始得。
赵州禅师居观音院四十年,赵王曾多次延请,师每称病不行,直至唐昭宗乾宁四年(公元897年)才一造镇府。赵王不胜庆幸,急于造寺供养。师止之曰:“动一茎草,当即离去。”赵王惧而遂止。师居于窦行军之园。赵州禅师居观音院弘法传禅四十载,十方之来瞻礼问道者门无虚日,僧徒弟子遍及南北。天下参学闻风而至者如行云流水,观音院蔚然为畿内名刹。 赵王将赵州禅师的功德言行上奏朝廷,朝廷即颁下诏书,加真际大师之号,并赐紫袈裟。群情欢悦,而大师颇不为意。一日,大师对其徒曰:“吾将返真矣。”果于乾宁四年冬十一月十日圆寂,住世一百二十岁。
到了元朝,皇帝特赐赵州古佛真际光祖国师之号。并于天历三年(1330年)为大师建塔。清雍正十一年,朝廷又加封圆证直指真际禅师之号。
赵州禅师身去教存,赵州门风,遍覆大千。



[p=30, 2, right]郝书常[/p]

发表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