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每日签到 发展基金 致游客信 注册加入 郝氏家园 郝氏论坛 首页

新人报到寻根问祖郝氏要闻文学天地书画神韵电脑数码生活百事网站建设字辈汇总郝姓名人电子竞技影视天地开心乐园郝姓家谱郝氏实业情感驿站美图共赏音乐星空

大众日报访栖霞郝懿行第五代孙郝庆光

    作者:郝圣先  浏览次数:5417  发表于:2011/6/20 23:04  [ ]
------大众日报访栖霞郝懿行第五代孙郝庆光

点击查看大图



一介农夫,踏访五十村落;十年编纂,修成百万谱书。今年年初,看着从2000年开始编修的《山东栖霞郝氏总谱》的样稿终于审定,只待付梓,清代名士郝懿行第五代孙51岁的郝庆光顿感释然,默默念道:“今年距离郝氏迁来栖霞已有641个年头。”而后人此举也应该能让生前怀有总修家谱夙愿的郝懿行在冥冥之中感到欣慰。

出身名门,年少求学

郝懿行(1757-1825年),字恂九,一字寻韭,号兰皋,山东栖霞人,清代经学家、训诂学家,其撰写的《春秋说略》曾被负责编修四库全书的纪晓岚称赞为“划尽千秋藤葛”,一生著述颇多,《尔雅义疏》的名作备受后世推崇。

望族始于名士,文学成于大家。郝、牟、林、李被并称为栖霞四大望族,名士众多。据资料记载,郝氏先从太原徙居河北枣强,公元1333年徙居莱州,明洪武三年(公元1370年)由其先祖明远公再徙居栖霞,家族自此扎根,枝繁叶茂,数百年间,名人辈出。《栖霞县志》对此有过描述:“(郝懿行)八世祖晋(郝晋),顺治中保定巡抚。祖光宏,邑庠生,貤赠奉直大夫。祖母张氏,貤赠宜人。父培元,岁贡生,诰封奉直大夫,母林氏,诰赠宜人。”其中生活在明末清初的八世祖郝晋也是栖霞县史上难得一见的高官。他在明崇祯十七年春帝命以原官兼理兵部尚书、左都御史,清顺治年间又被启用,巡抚保定,授兵部右侍郎兼都察院右副都御史,巡抚保定兼直隶提督。不过生逢乱世、又仕两朝,使得郝晋在正史中并没有得到浓墨重彩,曾却先生在栖霞历史人物中也曾为他感叹“任人都有难言隐,屈指唯他郝晋多”。

出生于书香门第的郝懿行从小就表现出了对于读书治学的浓厚兴趣,而家中严父郝培元也欣喜的发现了这一点,他在《梅叟闲评》中记叙下了儿子郝懿行当时的表现:“大儿懿行颇与书近,余不欲辍其功,故事无大小皆任之。”在引导儿子求学方面,郝培元不仅言传身教,还尽量给他腾出更多时间多书。而郝懿行的表现也没有辜负家中期望。“君少嗜学,早有文誉。”十九岁入邑庠,二十三岁成为廪生,不久后遇到的学使赵鹿泉对郝懿行十分赏识,称赞他栖霞四杰之一。在旁人看来,郝懿行无疑是一个聪慧好学之人,但他自己对此却十分谦虚坦诚。他在《新制书衣序》中讲到自己当时“不独诸经懵如,即四子书尚未粗知大意”。其后随着年龄的增长,郝懿行的学业也愈加精进。“丙午决科大课,拔君第一,为齐鲁冠”;“以优生贡入太学,于时年三十岁”;后来又于乾隆五十三年(1788年)科试中举,嘉庆四年(1799年)考中进士。

高邮王父子,栖霞郝夫妻

“高邮王父子,栖霞郝夫妻。”这句话在乾嘉时期的学者中广泛流传,说的便是当时著名的训诂学家高邮的王念孙、王引之父子和栖霞的郝懿行、王照圆夫妻。在训诂治学方面,王照圆与丈夫志同道合、同心专研,时人将二人并称,实乃名实相副。

王照圆(1763-1851),生于福山县。据考,王氏家族也是当地的望族,照圆父亲王锡玮是近代史上名人王懿荣的从曾叔祖,她母亲林孺人也出自栖霞名门。如此,王照圆从小便得到了良好的教育,再加上她“生而慧颖”,于是“十岁通孝经、内则”,“十二通毛诗,长渊博,擅著述才。”在《和鸣集》中有一首王照圆当时所作的绝句:“海上一轮月,乾坤通彻明。月宫桂花满,先照玉堂中。”小小年纪写出如此美诗,难怪一向对女儿要求严格的林孺人在读了之后也感到十分高兴。

《和鸣集》便是郝懿行、王照圆夫妇日后将平时唱和的诗文汇集而成。在新婚之夜,平时“讷若不出口”以及“遇非素知音,相对竟日无一语”(《清史列传》所云)的郝懿行也灯下赋诗,表达自己的欣喜之情。而王照圆也十分高兴,她在诗中说道:“千里良缘彩线牵,三冬谷旦结团圆。挑灯最喜亲风雅,先说《周南》第一篇。”《周南》第一篇指的便是《关雎》,所谓“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形容的真是恰如其分。

郝懿行早于乾隆五十三年(1788年)便考中举人,但他却没有参加来年在北京的会试,而是专心治学。等到十年之后的嘉庆四年(1799年),郝懿行才赶赴京城,参加科考,结果高中进士。此时,在栖霞家中的书屋里,一枝莲花突然并蒂而开,远近多来观者。王照圆即将消息写进家书告知丈夫,千里之外的郝懿行读信之后也十分高兴,写了一篇《双莲华记》记叙此事。当时郝懿行的父亲培元公尚健在,他请人描绘双莲,事后郝懿行为了尊重父亲的遗愿,将书房命名为“双莲书屋”并亲自题写了匾额。双莲书屋自此得名。

不可生无书,那可死无钱

考中进士的郝懿行被授予官户部额外主事的官职,这是个“有缺才补”的闲职。而淡薄名利的郝懿行也并不在意,只是和妻子王照圆举岸齐眉,一起专心治学。郝家原本家境颇丰,但是从郝懿行的祖父一辈开始,累叶长厚、不疑人欺,家帮丰富,由此而贫。在户部闲职上的京官郝懿行的俸禄也并不丰厚,他也并无他嗜,惟孜孜求学,得俸钱辄以买书,所谓“家中四壁徒然,庭院蓬蒿常满”,但郝懿行安贫乐道,处之淡然,妻子王照圆也和他相濡以沫。

担任闲职二十多年后,在嘉庆二十五年(1820年),已经六十多岁的郝懿行终于奉旨补缺,出任户部江南司主事,此时的他已经“皤皤老矣”。然而不过数年,道光五年(1825年),虚龄六十九岁的郝懿行便在北京去世。据记载,郝懿行在辞世后遇到了一个如同明代清官海瑞那样的“尴尬”:身边剩下的钱竟不够丧葬。妻子王照圆和儿子郝云鹄几番周折之下才扶柩放回栖霞故乡安葬。对于此段经历,郝懿行的同乡好友牟庭在为其撰写墓志铭时亦怜亦敬,他感慨道:“古云金满籝,不如遗一经。今日抱书编,不如一囊钱。平生但信古人言,哭死方知事不然。不可生无书,哪可死无钱?古人一瞑百不见,长使今日泪如霰。”生有书,死无钱,确是郝懿行一生的真实写照。

只因为祖庭多著述,忍听心血一时湮?

这句诗文是郝懿行夫妻的孙子郝联薇在将祖父母书籍整理刊印期间的心情感慨。郝懿行一生著述颇多,所著既有《尔雅义疏》、《山海经笺疏》、《易说》、《书说》、《竹书纪年校正》等训诂名作,也有《蜂衙小记》、《燕子春秋》等描述自然科学的名篇。郝懿行病逝后,其著述大多被收入《郝氏遗书》,由其夫人王照圆整理成集,后有由郝联薇加以刊印,传之后世。

“只因为祖庭多著述,忍听心血一时湮?”想必如今的郝庆光在不顾家财耗尽而一心编修《山东栖霞郝氏总谱》的时候,心中所怀也是如此感想吧。据了解,郝庆光已于2011年5月18日正式向烟台市*政*府*、栖霞市*政*府*递交了“建郝懿行纪念馆建议”。

发表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