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每日签到 发展基金 致游客信 注册加入 郝氏家园 郝氏论坛 首页

新人报到寻根问祖郝氏要闻文学天地书画神韵电脑数码生活百事网站建设字辈汇总郝姓名人电子竞技影视天地开心乐园郝姓家谱郝氏实业情感驿站美图共赏音乐星空

觉醒来,银行卡里突然多了10万元

    作者:郝圣先  浏览次数:3575  发表于:2012/3/24 19:07  [ ]
[p=30, 2, left]还是那个匿名捐款的好心人,在他的帮助下,她带着孩子从重庆来杭治病[/p][p=30, 2, left]老实的她说不出更多感激的话,只流着泪念叨[/p][p=30, 2, left]孩子,叫叔叔,是他救了你的命[/p]
一觉醒来,银行卡里突然多了10万元。就是这样一个天上掉下的馅饼,引出了重庆和杭州之间的一则温情故事。 重庆万州的张德琼33岁,儿子3岁,11个月时查出患有脑瘫,为做康复治疗,他们家背了近七万元的债,当地
媒体公布了她的情况和银行账号后,很久她都没有收到汇款,但是突然有一天,她取钱时发现卡里多了10万元,来源是浙江杭州萧山。

这是骗局?汇错钱?还是爱心款?无法确认巨款来源的张德琼,不敢花这笔钱,只能求助媒体,寻找这位萧山的汇款人。本报曾以《银行卡里赫然多出十万元,急于用钱的她一分也不敢花》报道了这个爱心故事。
昨天,这个故事有了下文,淳朴的张德琼和丈夫一起,带着3岁的儿子奥奥来到杭州看病。这次看病之行,正是由捐出10万爱心款的杭州攀普科技有限公司的董事长王世银牵线搭桥的。
3岁的奥奥智力水平只有1岁多,但他正在进步
初看起来,3岁的奥奥和正常的孩子没什么两样,皮肤白里透红,眼睛又圆又大,带着爸爸妈妈在走廊上东走走西逛逛,医生检查时,不哭也不闹。
“他的智力像1岁多的孩子。”张德琼很黯然地说,“我和前夫还有个女儿,她很聪明。”奥奥是和现任丈夫生的,“怎么会这样,我也不知道。”
“我总想着他会好的,他只是不聪明。”张德琼说起孩子的进步,声音里的颓废感立刻消失了,“奥奥11个月时,我发现他腰腿没力气,医生说是轻微脑瘫,但后来他自己会走路了,你看他走得多好,脑瘫儿走路会交叉脚,他也没有。他不会说话,可是他知道爸爸妈妈,晚上睡觉时会到处找我们;他拉我的衣角就是要吃东西了;把我人往下拉,就是要我抱着带他出去玩。大小便虽然不会叫,但我给他把尿时,他也懂。”
为了治好孩子的病,每个月赚3000元不到的张德琼夫妇,要付出每月近7000元为孩子做康复,欠下了近7万元债。
治疗最好的结果是接近正常的生活自理水平
整个上午,张德琼夫妻带着奥奥在医生的陪同下,几乎跑遍了省人民医院的各个楼层,从脑科、神经科、儿科、五官科,医生开出了各种化验单、检查单。儿科的主任医生罗晓明说:“根据他的病例,我们现在只能判断孩子确实有脑瘫的情况,但是蛛网膜囊肿到底有没有造成脑萎缩,是恶性还是良性,他发病的原因是遗传、感染还是其他原因,还要进一步检查确认。”
对孩子后期的检查和费用,罗医生表示:“如果确诊是脑瘫,那么他需要的是长期的康复治疗,这个时间不能确定,但是最好的治疗结果是孩子能接近正常的生活水平。”
听到罗医生的话,张德琼忍不住地哭出声来,“我受不了。我希望有一天奥奥能正常上学,变成一个正常孩子。”
安排孩子来杭看病的,就是那个匿名捐款的好人
整个看病过程是由杭州攀普科技有限公司的工作人员全程陪同,并且负责接送。攀普科技的工作人员郁王雄说:“王董前一天晚上12点才到杭州,他很早就安排我们带孩子来看病。”
他说,本来拿到10万元后,张德琼想让孩子在重庆看病,但是重庆医院吃不消为奥奥手术,王世银就建议她带孩子来杭州试试,“王董说,毕竟杭州比较熟,我们还能帮忙找找医院,如果长三角有特别擅长脑科专长的医生,我们也可以尽量请来会诊。”于是张德琼一家坐火车到了杭州。
昨天下午,张德琼和奥奥终于见到王世银。老实的张德琼也说不出多余的话,只是流着眼泪反复念叨:“孩子,叫叔叔,是他救了你的命,是你的救命恩人。”
奥奥看着王世银,不说话。王世银在向奥奥爸妈询问看病情况的时候,试着把奥奥抱在膝盖上,孩子扭动得厉害了,他就会摸摸孩子的头发,说一声:“乖一点。”
他希望更多的浙商能站出来
王世银为什么会给奥奥10万元爱心款?
“机缘吧。我是在重庆和朋友吃饭的时候,知道有这么个孩子脑部有问题,没钱开刀。我觉得小孩可怜,才3岁,以后的路还很长,要是为了钱的问题,看不到未来的风景太可惜了。”王世银说,“我爸爸前段时间摔了一跤,脑出血,我心里也不好受。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奥奥的事情我就放在心上了。”
回到杭州后,王世银托人拿到了张德琼的银行卡号,他说:“我就给了我妈10万元,让她汇款到奥奥妈妈的账号上。”
记者问他为什么匿名汇款?王世银摆摆手,说:“我没考虑这么多事情。”王世银觉得很不好意思,他轻轻叹了口气,“我真没想到后来会出现奥奥妈妈不敢用这笔钱的情况。”
“现在大家见了面,我觉得也是缘分。我自己在社会上跑,知道十万元可能看不好病,钱花完了,病还没治好多可惜,我可以尽量多帮一点。”无论事情怎样发展,王世银说他最初的愿望还是没变:期望奥奥能恢复健康。
他说:“我本身没打算接受媒体采访。但是前两天,我和朋友吃饭的时候,说起奥奥的情况,并且开玩笑说,如果还需要钱,要么大家都支援一下,好几个朋友都说,五万十万的没问题呀。我当时触动挺大的,在浙江,很多浙商还是很愿意做善事的,但是有时候是没有找到合适的资助对象,有时候不知道资助方法。我现在仅仅是个小企业家,我希望我也出个头,告诉更多做企业的人,能帮助别人,是为社会做贡献,自己也很幸福。”

发表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