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每日签到 发展基金 致游客信 注册加入 郝氏家园 郝氏论坛 首页

新人报到寻根问祖郝氏要闻文学天地书画神韵电脑数码生活百事网站建设字辈汇总郝姓名人电子竞技影视天地开心乐园郝姓家谱郝氏实业情感驿站美图共赏音乐星空

郝隆与《兰亭集序》

    作者:郝圣先  浏览次数:5107  发表于:2013/3/3 15:12  [ ]
[color=darkslategray]作者:《晒书堂》郝隆后裔 郝孔儒

在山水灵秀,果木飘香的山西原平(原崞县)市梨乡同川上社村,矗立着一座明清风格的石券门楼。门楼上“晋贤故里”四个砖雕大字依稀可辩,这便是中华郝氏主流支派“晒书堂”堂主,东晋名士郝隆的故里。郝隆(字佐治),生性诙谐、博学多才,满腹经伦,无书不读。为东晋时著名的饱学之士,他的许多轶闻逸事,一直为后人所津津乐道。

西晋末年,因“永嘉之乱”,汉政权南迁,建立东晋政权偏安一隅。为避战乱,大量人口从中原迁往长江中下游,史称「衣冠南渡」。众多侨州侨郡的设立,深刻地影响了东晋的政治面貌。同时,客观上促进了长江中下游经济文化的发展,中国古代政治经济文化中心亦随之迁往江南。东晋时期,为南下避乱,郝隆与众多名士高人侨居这里,经常聚集一处谈玄论道,放浪形骸。
晋穆帝永和九年(353年)农历三月初三,浙江会稽山水清幽、风景秀丽。“初渡浙江有终焉之志”的王羲之,曾在会稽山阴的兰亭(今绍兴城外的兰渚山下),聚集当时的社会名流高士,举行风雅集会。这些名流高士主要有司徒谢安、辞赋家孙绰、矜豪傲物的谢万、高僧支道林及王羲之的儿子献之、凝之、涣之、玄之、徽之等四十一人.郝隆有幸也参加了这次盛会。

江南三月,通常是细雨绵绵的雨季,而这一天却格外晴朗,崇山峻岭,茂林修竹,惠风 和畅,溪中清流激湍,景色恬静宜人。兰亭雅集的主要内容是“修禊”,这是中国古老 的流传民间的一种习俗。人们于农历三月上旬的巳日(上巳日)到水边举行祓祭仪式, 用香薰草蘸水洒身上,或沐浴洗涤污垢,感受春意,祈求消除病灾与不祥。

兰亭雅集的另一个项目是流觞曲水,四十一位名士列坐在蜿蜒曲折的溪水两旁,然后由书僮将斟酒的羽觞放入溪中,让其顺流而下,若觞在谁的面前停滞了,谁就得赋诗,若吟不出诗,则要被罚酒三杯。觞滞郝隆时因不能作,被罚三杯酒。喝完酒后郝隆随手拿笔写了一句“娵隅跃清池”。桓温问:“娵隅是什么东西?”郝隆说:“蛮人把鱼叫娵隅。”桓温不解问到“作诗为什么要用蛮语?”郝隆说:“我从千里迢迢跑来投奔你,才得了个南蛮参军,怎么能不说蛮语呢?”,众人听后哈哈大笑。郝隆用这种方式表达了他对桓温不重视自己的不满,很是幽默。南朝?宋?刘义庆所著《世说新语》第二十五排调篇就祥尽记载了郝隆的这一轶闻逸事:

[p=30, 2, center]点击查看大图
郝隆与《兰亭集序》
[/p]


{原文}   
 
郝隆为桓公南蛮参军,三月三日会,作诗。不能者,罚酒三升。隆初以不能受罚。既饮,揽笔便一句云:“女取(jū)隅跃清池。”桓问:“女取隅是何物?”答曰:“蛮名鱼为女取隅。”桓公曰:“作诗何以作蛮语?”隆曰:“千里投公,始得蛮府参军,那得不作蛮语也?”


这次兰亭雅集,有十一人各成诗两首,十五人成诗各一首,十六人做不出诗各罚酒三杯,王羲之的小儿子王献之也被罚了酒。清代诗人曾作打油诗取笑王献之。“却笑乌衣王大令,兰亭会上竟无诗。”
风雅集会后,与会者把诗汇集起来,并公推此次聚会的召集人,德高望重的王羲之写一篇序文,以记录这次雅集。于是,王羲之乘着酒兴,用鼠须笔,在蚕纸上,即席挥洒,心手双畅,写下了二十八行,三百二十四字脍炙人口的《兰亭集序》。.它被后人誉为“天下第一行书”,成为文坛佳话。

《兰亭集序》
 
《兰亭集序》又名《兰亭宴集序》、《临河序》、《禊序》、《禊帖》。《兰亭集序》共计324字,凡是重复的字都各不相同,其中21个“之”字,各具风韵,皆无雷同。王羲之酒醒之后,过几天又把原文重写了好多遍,但终究没有在兰亭集会时所写的好。其文书法具有极高的艺术价值,被后人誉为“天下第一行书”。

原文

永和九年,岁在癸(guǐ)丑,暮春之初,会于会稽(kuài jī)山阴之兰亭,修禊(xì)事也。群贤毕至,少长咸集。此地有崇山峻岭,茂林修竹, 又有清流激湍(tuān),映带左右。引以为流觞(shāng)曲( qū)水,列坐其次,虽无丝竹管弦之盛,一觞(shang)一咏,亦足以畅叙幽情。

是日也,天朗气清,惠风和畅。仰观宇宙之大,俯察品类之盛,所以游目骋(chěng)怀,足以极视听之娱,信可乐也。
夫人之相与,俯仰一世。或取诸怀抱,晤言一室之内;或因寄所托,放浪形骸(hái)之外。虽趣(qǔ)舍万殊,静躁不同,当其欣于所遇,暂得于己,怏然自足,不知老之将至。及其所之既倦,情随事迁,感慨系(xì)之矣。向之所欣,俯仰之间,已为陈迹,犹不能不以之兴怀。况修短随化,终期于尽。古人云:“死生亦大矣。”岂不痛哉!

每览昔人兴感之由,若合一契,未尝不临文嗟(jiē)悼,不能喻之于怀。固知一死生为虚诞,齐彭殇(shāng)为妄作。后之视今,亦犹今之视昔,悲夫!故列叙时人,录其所述。虽世殊事异,所以兴怀,其致一也。后之览者,亦将有感于斯文。

汉译

永和九年,即癸丑年,三月之初,(名士们)在会稽郡山北面的兰亭聚会,到水边进行消灾求福的活动。许多有声望有才气的人都来了,有年轻的,也有年长的。这里有高大的山和险峻的岭,有茂密的树林和高高的竹子,又有清水急流,(在亭的)左右辉映环绕。把水引到(亭中)的环形水渠里来,让酒杯飘流水上(供人们取饮)。人们在曲水旁边排列而坐,虽然没有管弦齐奏的盛况,(可是)一边饮酒一边赋诗,也足以痛快地表达各自埋藏在心中的情怀。
这一天,天气晴朗,和风轻轻吹来。向上看,天空广大无边,向下看,地上事物如此繁多,这样来纵展眼力,开阔胸怀,穷尽视和听的享受,实在快乐啊!

人们彼此相处,俯仰之间一辈子。有的人喜欢讲自己的志趣抱负,在室内(跟朋友)面对面地交谈;有的人就着自己所爱好的事物寄托情怀,不受任何约束,放纵地生活。尽管人们的爱好千差万别,或好静,或好动,也不相同,(可是又都有这样的体验)当他们对所接触的事物感到高兴时,自己所要的东西暂时得到了,快乐而自足,竟不觉得衰老即将到来;待到对于自己所喜爱或得到的事物感到厌倦,心情随着当前的境况而变化,感慨油然而生,以前感到欢快的事顷刻之间变为陈迹了,仍然不能不因此感慨不已,何况人寿的长短随着造化而定,最后一切都化为乌有。古人说:“死和生也是件大事啊!”怎能不悲痛呢?

每当我看到前人发生感慨的原由,如果碰到和我想法一样的,(我)总是面对着(他们的)文章而嗟叹感伤,心里又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我)本来就知道,把生和死同等看待是荒谬的,把长寿和短命同等看待是妄造的。后人看待今天,也像今人看待以前一样,真是可悲啊!因此我—一记下当时与会的人,录下他们作的诗。纵使时代变了,世事不同了,人们的思想情趣是一样的。后世的读者也将有感于这次集会的诗文。

发表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