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每日签到 发展基金 致游客信 注册加入 郝氏家园 郝氏论坛 首页

新人报到寻根问祖郝氏要闻文学天地书画神韵电脑数码生活百事网站建设字辈汇总郝姓名人电子竞技影视天地开心乐园郝姓家谱郝氏实业情感驿站美图共赏音乐星空

从好学生到好老师郝老师重承诺回校反哺

    作者:郝圣先  浏览次数:6767  发表于:2013/5/24 21:24  [ ]
  自1984年上小学后,郝淑艳的人生就和海洋小学紧紧地联系在一起。在这所曾经破旧简陋,如今面貌一新的乡村小学,郝淑艳考进了中专,又返校任教。她在讲台下学习6年,又在讲台上整整站了17年。“我希望一直留在这里,看着一茬又一茬的学生走出校门。”5月22日上午,站在讲台上的郝淑艳这样对记者说。

  轮回

  “1990年我从海洋小学毕业时就有个愿望:有一天我要回到这里,当老师!”郝淑艳说。

  在庄河市城关街道海洋村,很多人都知道村小有个“能歌善舞”、“讲话像电台播音员一样”的漂亮老师。郝淑艳说,这些文艺天赋都是自己在海洋小学读书时由老师发现并培养起来的。

  郝淑艳在海洋小学读书时,班主任老师叫孙甲海。现在他是海洋小学的校长。“从读书时淑艳就是个懂事、勤奋的孩子。”孙校长说,小学毕业那年,淑艳考上了大连市第二师范学校。“当时她说:孙老师,毕业了我要回来当老师!”

  这个诺言在郝淑艳毕业6年后实现了。1996年,郝淑艳从繁华的大连回了农村,回到了海洋小学。当时的村小条件很差。“操场满地土坷垃、教室冬天生炉子。”郝淑艳说。有人说她傻:“城里有留校教学的机会你不去,为啥回这穷乡僻壤?”可郝淑艳的态度坚决:“海洋小学培养了我,这里的老师们造就了我!”而孙甲海把年轻的郝老师接回学校时,第一句话是:“淑艳,欢迎回家!”

  村小的师资力量有限。郝淑艳得从低年级的班主任干起,语数外、音体美一肩挑。因为经济条件不好,郝淑艳一家当时租住在距离海洋村10公里远的庄河市老庙岭一带。每天早上5点,郝淑艳就得起床。“那些年陪我最久的,是一辆男式28自行车。”郝淑艳说,当时的村路坑洼不平,每天她得在路上蹬半个多小时的自行车,赶上风雪天,连人带车摔倒是常有的事情。这辆自行车,郝淑艳蹬了6年。直到她结婚后攒钱买了处离学校较近的房子。

  “那时学校的灯总是淑艳打开,又总是她关上的。”孙甲海回忆说,淑艳有股子“拼劲”,“郝淑艳没有"8小时"这个工作概念。”孙甲海说,正是靠着这种拼劲,郝淑艳带的班级成了海洋小学的先进班,郝老师成了家长和孩子们心中共同的“好老师”。从好学生到好老师,郝淑艳的这个“轮回”很圆满。

  “妈妈”

  “我喜欢郝老师,她对我们就像妈妈!”22日上午,依偎在郝淑艳身边的魏婉如说。小姑娘是海洋小学一年一班的学生。郝淑艳当班主任都是从一年级开始接手。“当小学低年级的班主任没啥诀窍:把班里的学生当自己的孩子。”郝淑艳说。近些年海洋村的经济发展挺快,村里的外来打工者越来越多。郝淑艳的班上多了不少“外来娃”。“外来娃成绩底子差,跟不上教学进度。”郝淑艳往往会把这样的孩子领回家,一门门补课。“收补课费吗?”记者问郝淑艳。她瞪大了眼睛:“班主任给学生补课很正常,还要收钱?”

  对那些父母不在身边,生活上缺乏照顾的学生,郝淑艳更像一个“编外妈妈”。采访中记者了解到这样一件事:郝淑艳的班级里曾有个叫赵超的学生,这孩子来自单亲家庭,和姥姥一起过。“生活上、学习上都落后。班里的同学们看不起他。赵超也变得敏感、自卑。”郝淑艳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她觉得自己有责任让赵超“高兴起来”。“我能做的不多,只能每天给他准备好早饭;赶上赵超的生日,我会给他买个生日蛋糕,带他去吃顿饭改善生活……”赵超的成绩有了进步,郝淑艳自掏腰包买个玩具作奖励,偷偷塞进他的书包。

  半年后,郝淑艳病了,破天荒地请了几天假。很快她就接到了代课老师打来的电话:“郝老师,孩子们炸锅了,你快回学校吧!”原来,在一堂体育课上,思念郝老师的孩子们坐在操场上抹起了眼泪。哭得最凶的,就是那个“有个性”的赵超。“孩子一边哭一边喊:我想班主任了!”当时在场的孙甲海说,那一刻,他觉得这是真正意义上的“亲如母子”。

  愧疚

  和学生们亲如母子,可自己的亲生儿子却总对她“有点生分”。郝淑艳觉得,自己亏欠家人太多了。

  “每天我起床上班时,儿子还在睡懒觉;下班后我要把作业带回家批改,还得准备教案,根本顾不上儿子。”郝淑艳的儿子如今也在读小学,可身为小学班主任的她,甚至没给儿子辅导过一次功课。

  对母亲,郝淑艳有更多愧疚。2007年,郝淑艳的妈妈出了车祸。“妈妈的大腿骨折,动不了。只能卧床休息。”郝淑艳的父亲在外工作,她正带着毕业班,课程很紧。“我本想请假在家照顾妈妈,可是学校的师资是"一个萝卜一个坑",我请假谁来代课?”这时郝淑艳的母亲说:“闺女啊,你去上班吧,别耽误了孩子们!”

  “我不敢回想那段日子母亲是咋过来的!”回忆到这里,郝淑艳忍不住流泪。她说,每天早上上班,她把尿罐放在母亲床头,行动不便的老人在床上方便后再把尿罐放到一边。中午,郝淑艳得坐15分钟公交车,再步行十几分钟赶回家。倒尿罐、擦身、做饭……之后她再匆匆赶回学校。“直到淑艳的妈妈痊愈,她才轻描淡写地告诉我们这件事。这期间她没缺过一堂课!”孙甲海说。

  2010年暑假前,郝妈妈的腿伤复发。利用周末,郝淑艳带母亲去大连做了检查。医生建议立即手术。“当时正是小升初考试的复习阶段。”深深理解女儿的母亲再一次决定:坚持一个月再做手术。郝淑艳说,或许自己是个称职的老师。“但我绝不是一个称职的母亲,更不是一个称职的女儿……”

  远离音乐梦

  她无怨无悔

  读师范学校时,郝淑艳的专业是音乐。“学音乐的女孩都有个梦想:长发飘飘,落指如飞,用钢琴弹奏出一首首美妙的乐曲。”可是一毕业,郝淑艳就成了孩子王,从1996年至今,17年时间里她再没摸过钢琴。海洋小学的音乐教室里有台钢琴,这台老琴外壳斑驳,已经弹不准音调了。郝淑艳的一个心愿是能给学校添置台新钢琴。“农村小学的孩子们更需要感受音乐之美。”郝淑艳说,现在看到钢琴,自己还有上去弹奏的冲动。“可只怕是一首完整的曲子都弹不出来了。”毫无疑问,这位村小老师正离当初的梦想越来越远。

  “不过我不后悔。”郝淑艳说。下课铃响了,她在操场上和孩子们玩在一起,每个人的脸上都笑容绽放,如同盛开的夏花。

发表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