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每日签到 发展基金 致游客信 注册加入 郝氏家园 郝氏论坛 首页

新人报到寻根问祖郝氏要闻文学天地书画神韵电脑数码生活百事网站建设字辈汇总郝姓名人电子竞技影视天地开心乐园郝姓家谱郝氏实业情感驿站美图共赏音乐星空

郝宏伟:我的寻亲传奇故事 我们回家了!

    作者:郝聚锋  浏览次数:44601  发表于:2014/5/10 10:26  [ ]
[i=s] 本帖最后由 郝聚锋 于 2014-5-10 10:30 编辑

我们回家了

本文由鲁山宗亲郝宏伟 供稿

据祖传平顶山市鲁山县赊沟郝家,来自密县黑峪沟。从始祖自省、自然算起,已历十八代。当年六世祖百振、百祥从密县迁出,同来的还有百祥的亲戚杨家,(现居赊沟东庄。两家世代交好,至今仍有姻亲)传说他们携家带口,一路辛苦,伐木烧炭,来到赊沟,定居下来,然后回密县和老家的亲人商议,费尽周折迁出了五世祖天鉴夫人的坟茔,五世祖留在了黑峪沟,至今已有二百多年。当时应为清初,战乱时期。或为清初的移民安置。传至11世时,字系不全,和当时附近的几家郝氏家族续谱,均未如愿。十一世祖郝莲为承续祖业,继往开来,遂带着当时的子侄儿郝天发等人徒步到密县认亲,历经千辛万苦回到黑峪沟认下先祖带回了宗谱,并传至后世。时经文革“破四旧,立四新”时一应家谱均被销毁。仅存一页世系表被郝运德装在竹竿筒里用蜡封口收藏。至今一百多年了。上世纪90年代,鲁山县辛集乡郝村来人认亲,以天字辈为准续下家谱。并定下“绍荣维庆,定振先吉”字辈。至今又即将用完。族中长者,郝怀恒、郝福聚、郝小奇等人经多次商议。再回密县续谱认亲。

可是从郝莲至今,已过去一百多年了,黑峪沟只成了一个传说,具体在密县的哪里,谁也说不清楚,百年一聚,谈何容易。在郝怀恒的主持下,郝小奇上网查询,从中华郝氏网上看到了站长郝圣先发的一个帖子:《河南郑州郝氏家谱序》《新密郝氏字系》 在《新密郝氏字系》中看到了“自宗文德天,百维清长本……”和家传的祖谱中前六代字辈完全相同。在《河南郑州郝氏家谱序》中看到“吾先祖郝自然字自宗,明末清初从巩县南山口迁密。分居黑峪沟村,已有三百余年”大喜过望,迅速把这个消息传遍了各家。但高兴之余,如何和新密的家人联系又成了问题。帖子是站长郝圣先代发的,如何联系站长难住了人。郝怀恒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在中学主管计算机的侄子郝红伟,要他通过网络务必联系到新密的家人。

郝红伟接到叔叔的电话,就打开中华郝氏网,找到了那两个帖子。在网上注册了帐号,给站长郝圣先发了留言,得到站长的大力支持。找到了原发帖人郝聚锋(郑州),并查看了QQ。从QQ上查到了电话。兴奋地打了过去。可是却听到电脑回音“您拨打的电话是空号”,失望之余又发了QQ留言。晚上,得到了回音。原来是电话号变了。电话打通了,亲人相见的激动,略去了许多客套,认亲当然得从祖先字辈认起。从自然开始,宗义、文、德圣、德贤、德发……一代一代全对上了号。为防止出错,连先祖孺人也核对了一遍。全部一一对应。

第二天,这个消息传回村子时,全村人都激动了。在郝怀恒主持下,由郝胜利、郝小奇等人筹备,终于在农历甲午年正月十一日,鲁山县让河乡赊沟村德高望重的郝怀恒带着郝三、郝新召、郝朝阳、郝胜利、郝红伟、郝小奇一行七人,踏上了前往密县的寻亲路。

一路上,众人充满了对老家的想象和憧憬。看着沿途的景象,想象着当年祖先们迁出的艰辛,靠着车上舒适的座椅,议论着100多年先祖郝莲去密县黑峪沟认亲序谱时跋山涉水,长途奔波的辛劳。那时没有汽车、没有电话。去之前无法联系,即使像现在我们已经通过电话和QQ做了前期铺垫,也仍然有说不清的忐忑。而那时他们贸然前去,得有多么大的勇气和魄力呀,得有多么执着的信念。

时间在谈论中过得特别快,转眼间已过了始祖山,导航提示前方100米就是轩辕丘出口,车上人的心一下子激动起来。于是乎几个人都拿出手机争相与新密宗亲郝聚锋联系。

报出了自己的车牌号,出站。聚锋叔已经在出口等候了。看到我们的车,他快步地迎了过来,亲人相见,分外高兴。大家是握手再握手,寒喧再寒喧,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于是,上车、起步,先到聚锋家里认一下门。聚锋婶儿那个热情,让我们真正感到了千里归家的温暖。茶水、瓜果、饺子叫我们应接不暇。稍事休息后,聚锋拿出了黑峪沟的家谱,和我们带来的家谱一一对照。果然是出乎意料的相符。所谓的出乎意料就是,我们带来的家谱中横向关系中弥补了91年所序家谱中的缺憾。也就是德字辈中的德贤、德发,天字辈中几个祖先名字失传了。现在全部找到了。真是祖先有灵啊,在这次序谱时,竟然在几百里外又传了回来。

聚锋也立即和黑峪沟的宗亲郝金潭联系,一路带车往黑峪沟进发。到达黑峪沟时,虽然大雪封山,但相见的屋子里已然挤满了相聚相认的亲人。经介绍,他们竟然是来自新密市的几个乡镇,二十几个村庄。一位老人也有80多岁了。亲人相见,分外高兴,论不完的亲情,叙不完的家长。金潭老族长终于把话题引到了家族上。重新拿出家谱,正式认祖,续亲,一代一代对照下来,我们真是一家人,一脉相承,同祖同宗。虽然已在意料之中,但仍然抑制不住我们心中的激动。百年来的传说,传说中的黑峪沟,终于在我们这一代人的努力下,又回到了现实。

发表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