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每日签到 发展基金 致游客信 注册加入 郝氏家园 郝氏论坛 首页

新人报到寻根问祖郝氏要闻文学天地书画神韵电脑数码生活百事网站建设字辈汇总郝姓名人电子竞技影视天地开心乐园郝姓家谱郝氏实业情感驿站美图共赏音乐星空

《识小录》记载掖县村镇的情况

    作者:莱州郝公  浏览次数:4935  发表于:2015/8/21 16:50  [ ]
《识小录》记载掖县村镇的情况

《识小录》,其中关于掖县村镇的情况很有趣,不过是清代前期的情况。

全文曰:
吾掖乃弹丸黑子之地,地广袤不过百里,无甚大镇,其烟火数百家,人民辐辏,车马络绎者,首称西由,次朱桥、平里店、沙河、夏邱、郭家店、朱流、驿道等,余亦次附焉。
西由镇,在唐时即著名。城北五十里,三山之阳,北枕溟池,西邻过西乡,万岁河绕其南,居民数百千家,业渔盐,习耕织,秀者事诗书,朴者敦稼穑,其黠而顽者,健讼狱,任拳勇,俗颇悍。近圣化弥新,文教覃被,有捷南宫者。
朱桥镇,隶曲城县,隋以后属掖,川原缭绕,商贾并集,且壤界两郡,桀骜者多,文弱者少。
平里店,居万岁河南岸,至城三十五里,土松而膄,宜树植,相传旧无居民,有杨氏者,素封也,辟地为园林,遂成聚落。近复起市廛,竟为掖境市肆之首,以地当孔道,左右多良田故也。昔汉武帝祷雨于万岁河,建万里沙祠,宜在此,旧亦隶曲城。
沙河镇,城西南五十里,古当利县地。闾外三面临河,故名。大清孝子李例所居,士务名节,农皆耰锄。虽非仁里,亦非互乡。
海郑,邑西巨镇也,近海,举网可以得鱼。出鱼酱、虾酱最有名。
东宋、郎村、行村,壤地相接,俱在优游山南,负海之地,斥卤独多,西至西岩十余里,多奇石,嵚崎礧砢,高下可隐,水嶒嵯作钟磬声,石产蛎,初生子如黑豆,依附石根,坚不可拔,渐长成,壳中有肉可食,每冬月土人凿冰剗之,负担入市,一名虎头崖,以形得名,海艘至此必远避,新城王西樵教授东莱,有虎头崖奇石歌。
循海而西约三十里,地名海仓,宋金时海运故道,由此放洋达天津,不二日程,旧设盐大使一员,征收盐课,居民除煮海外,别无生计,水苦地瘠,居鲜树植,荒僻之地,寂寞之乡也。
迤西十里,为土山。平沙无垠,高阜隆起,山无草木,旁多盐灶,人以煎煮为事,茅屋数十楹,绕山址而栖,相传左址下有龙潭,祷雨辄应,今潭已就堙,惟井泉斯在。
夏邱铺,掖邑南界,去城四十里,东皆崇山,北距峻岭,一水潆洄,居人不过数百家,而盖藏丰盈,颇称繁富。
沙河之东,夏邱之西,有曰郑村,地濒大河,佳木繁荫,亦称繁富,有曰卢旺,土沃民稠,耕读各半,明副使原公葵衷故里,汉时当利,实处其北,即新莽所谓东莱亭也。
其南曰涩埠,地与平度接界,山石可烧灰,远近取给此,东曰昌里,村跨两邑,州人与掖户错处,多致雀角,颇少仁让之风。
夏邱之东为黄山,产白石如玉,而柞村居其北,比户皆石工,持锤钻入百尺深崭中,以博升斗,第欺诳成习,凡买山石,多为所愚,再东则荒山长岭,虽间有村落,不成聚矣。
郭家店,城东南五十里,马鞍山东麓也,尤水源出于马鞍,曲折数十里至郭家店,绕而北入莱阳界,会大沽河入海,而店陂 水际,白石齿齿,荒草芊芊,居民数百家,椎髻侏儒,不谙文字,刈草为业,枝鹿之野,近亦习为狙诈,浑 全凿。
又北驿道,东邻招远,地既硗确,室鲜充裕,旧为李侍御琳枝祖居,李捷南宫后,徙居于城,其子姓之未迁者,犹聚族于斯。
再北二十里为柴棚,地邻莱阳招远,土旷人稀,虽为东行孔道,而市肆不通,居人刹草结绳,或市陶器柴炭,以度岁月,冬无衣衾,率以火烘为事,黔首黑面,狉狉蓁蓁,俨然 狪之属。
再西北为圣水,居不过阛阓,家不过数椽,而旁多古迹,有韩信书院、试剑石等,又有丹霞壁三字,余甚疑焉,圣水小聚耳,居万山中,去莱城四十里,何多古迹如是?岂地近曲城,为当年曲城圣地乎?然城东诸山,多名韩信,马班诸史,淮阴斩龙且于淮水,请为假王,皆在北海高密等处,未闻如东莱,且其王齐未久,何独辟书院于此,世代久远,无从稽考,只可付传疑而已。
再北二十里朱流镇,世为周氏里居,前明迄我朝,代有闻人,自黄门而淳殉节河间,后儒童周惠吉妻霍以身殉夫,人知守礼,庶几诗书礼义之乡。
东行三里为周亭,新起小市,不通孔道,商旅罕至,小聚而已。又北朱韩,虽非市肆,而居民颇夥,土田肥美,树植翁蔚,曲氏为里巨族,捷南宫登贤书者,项背相望,而龙钟庙迤西,居人稠叠,凡兹数十里,不绝鸡犬相闻,枝柯相亚,史氏言文景之世,可谓和乐者,此里近之。
郡东北二十五里,有古城曰沙邱,相传为秦始皇崩处,城东北名石柱栏,居民遍植梅、桃、杏、梨,枝柯相亚,陌阡交错,每三春花时盛开,绿桃红杏相间,逼真画图。
掖邑古镇无过于过西,地虽僻而名著焉,过,猗姓,黄帝之后,夏时侯国,寒浞纂夏,封其子浇于过,相传即此地也,海滨广斥,户鲜弦诵之声,野有鱼盐之利。
其西北名沧上,地居海岸,沙碛遍野,土宜木绵,亩值数十金,金元间海运于此聚粮,因名焉。每朔风乍起,涛音撼耳,细砂布满衣袂,春夏之交,渔筏捆至,津门船艘,蔽海而来,居人作逆旅主人,与长年三老相往还。地产沙参,掘取者倾筐 之。
近城十里许,皆良田,村落独多,城之北曰郎子埠,以刘真人得名,再十余里为军寨子,不详何人用兵处,郡人吕公梦奇故里也,梦奇迁中州,为世大儒,族人处此者,至不谙章句,岂左氏所云,物莫能两大耶,后古冢一区,相传为吕氏祖墓,然与?否与?
城之东郭外,迤逶而高,窅窕委折,王鸿胪所云,郡东一幅奇山水也。饮马池在牛蹄山下,掖水流其南,树林阴翳,幽禽鸣跳,郡人毛长史钟眉、姜吏部仲轼别墅在焉。宋艺祖龙潜时,爱兹山水清音,曾饮马于此,迄今石间马迹犹存,此饮马池之名所自来也。
逾二十里曰武官,居民数百家,金元时刘长生,其乡人也,尝养真于此,后奉敕建凌虚观,七真人道场犹在,南连大基,山峰倚侧,形类僧帽,又肖僧额, 故缁流黄冠,卓锡于此。真人祠前,有石碣,题遇仙园三字,或以为纯阳渡刘处,纯阳句云,武官养性真仙地,须有长生不死人。云云。金元主好道,具御赐碑铭华表等。螭首龟趺,罗列不可枚举,今长生族人,居此者尚夥。
城南五里曰曹村,元进士毛镛所居也,地处烟霞,人邻鸡犬,大有武陵佳致,明宣德间,侍御毛公宗鲁,亦发祥于此地。
治西曰满家亭子,依石筑室,高下参差,仙阙雉堞,渔洋诗云,满家亭子山水古,指此



发表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