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每日签到 发展基金 致游客信 注册加入 郝氏家园 郝氏论坛 首页

新人报到寻根问祖郝氏要闻文学天地书画神韵电脑数码生活百事网站建设字辈汇总郝姓名人电子竞技影视天地开心乐园郝姓家谱郝氏实业情感驿站美图共赏音乐星空

猛汉郝振山

    作者:郝圣先  浏览次数:3599  发表于:2010/8/12 23:01  [ ]
在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里,郝振山是出了名的“猛汉”。他领导下的南海2号平台,在首次出国作业的17个月间,即钻井12口、试油4口,其中,2006年作业天数达360天。这支110人左右的队伍实现了年产值3.6亿元,利润2.3亿元,创下了我国钻井平台日费率和年收入等多项纪录。
他用实力让外国专家折服。2006年3月初,南海2号抵达孟加拉湾。这是我国半潜式钻井平台在国际油田服务市场的第一次亮相。
一天,甲方聘请的作业经理比尔把一份作业方案交给郝振山执行。郝振山看后发现,如果照此作业肯定会出问题。于是,他找到比尔商量调整方案。然而,这位60多岁的加拿大监督却看着郝振山,说:“No”。
进展到一半时,果然出现了郝振山所说的问题,作业被迫中断,比尔一下子乱了手脚。就在这时,郝振山把早已写好的问题处理方案送到了比尔眼前。比尔接过方案,红着脸说不出话来。按照郝振山的办法,他们迅速将问题解决,把损失降到了最低。
1989年,郝振山进入中海油,成了南海6号钻井船上的一名甲板工。他第一次出海就遇上了大风。船摇摇晃晃地在海上漂了近40个小时,有些老船员也受不了,与郝振山同去的伙伴更是吐得一塌糊涂。郝振山也晕船,但他却把这些苦当做磨练,“我站在甲板上,看着一望无际的大海,感觉这就是男人该待的地儿,这就是男人该干的事儿。”
一年之后,郝振山上了钻台。钻井的核心工种是司钻。白天,郝振山一干完活儿就跑到司钻室外面,伸着头看外国司钻如何操控刹把。晚上,他抱着英文技术资料,一个词一个词地“啃”。他还给自己布置了英语作业,每天记10个专业单词,不管白天工作多辛苦都雷打不动。
有一天,司钻发现了正在“偷师”的郝振山,面露不悦:“你看什么?”这激起了郝振山的倔脾气:“你手中的刹把早晚是我的”。后来,郝振山果真成了南海6号上顶替外国司钻的第一人。 郝振山的“猛”是家传的。他父亲就是位“老石油”,从部队转业到了胜利油田,曾经参加过江汉会战。身为地质员的父亲总是一身土、一脸灰地进家门,井队的大喇叭一响,提上鞋就往外跑。瘦弱的父亲跑去拉井架,胃疼时用桌角顶着坚持做报表。那时候,“宁可少活20年,拼命也要拿下大油田”,“有条件要上,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这些王进喜的“语录”,父亲经常挂在嘴边。
致力于建设“海上大庆”的中海油就需要新铁人精神。海洋石油行业具有“三高”的特点,即高风险、高技术、高投入。扎根海上一线21年的郝振山,从平台的最低岗位甲板工干到最高岗位平台经理,岗位在变,不变的是那股“猛”劲儿。
郝振山在南海6号钻井船上当平台队长时,经历过一次抢险。当时,钻井平台停泊在琼州海峡附近。忽然,海面上浪潮涌动,一股冷空气突然袭来。由于情况太突然,所有浮箱都敞着口,海水一股脑儿地往里灌。照此下去,钻井船随时有沉没的危险。这时,郝振山挺身而出,迅速组织了一支由十几个船员组成的突击队,准备下海将浮箱的盖子复原。
“突击队员,跟我上!”说完,他第一个爬下悬梯,整个人浸泡在冰冷的海水中。顾不得刺骨的寒冷,郝振山带领突击队员开始封闭浮箱。每个浮箱的盖子都是面积将近一平方米、厚两厘米的钢板,足有七八十斤重。他们两三个人一组,在齐腰的海水中闪转腾挪。近4个小时后,28个浮箱全部封闭完成。
郝振山说,在海上,听到年近七旬的父母生病时最担心;回家后,看到幼小的女儿那陌生的眼神最难受。妻子钟双梅已经记不清他有多少个春节没有在家过了,“平时即使休假回到家,只要作业没结束,他的心就还在船上。”
尽管经常见不到面,女儿郝雨跟郝振山的感情却很好。他在海外作业期间,有一天郝雨通过网络把作文发给他,让他提意见。郝振山调整了几个段落的顺序,文章就感觉大不一样了。第二天,老师在课堂上表扬了郝雨的作文,这让她对爸爸钦佩不已。
钟双梅有个愿望,那就是亲眼去看看南海2号,“每次船靠岸,我们都不忍心去,怕打扰他工作。他跟船在一起的时间,比跟我们在一起的时间都多。”
其实,郝振山有多次调回机关工作的机会,“也犹豫过,谁不想守着妻儿老小?但终究还是舍不得。”郝振山说,每一代石油人都有自己的使命,如果说我们的国家是一列火车,那么“铁人”王进喜等老一辈石油人的使命就是“启动”,让火车跑起来;我们新一代石油人的使命就是“提速”,让火车跑得更快更稳

发表评论

验证码: